智敏.慧華金剛上師開示錄:一念蓮華要旨──全民念佛持咒為台灣祈福法會開示
 
編輯室 整理
 
友善列印

時間: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二日

地點:台南市立勞工育樂中心與台北總舍同步舉行

首先我們當知:一個人捨報之後,此生的生命雖已終了,但往後的旅程是不斷的。這一生旅程告一段落,下一世的旅程便開始了。所以在臨終之際,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們如何選擇下一世的旅程。下一世,我們可以做人、生天、或墮下三道,而最好的是能往生淨土。我們要如何才能在這一個生命剛結束,一下個生命已經在淨土的蓮花之中出生?為了達到這一個圓滿的目標,所以我們要推廣「一念蓮華生命關懷」。

我們下一世是升、是墮、是往生、是輪迴,完全掌握在自己臨終的最後一念。這臨終一念,一般人想到的都是他的孩子、夫妻、父母、事業、財產,倘使想到這些,則肯定下一世必再來為人父母、眷屬、子女。倘使臨終最後一念,能想到阿彌陀佛,則決定必可往生淨土。是故我們要推廣「一念蓮華生命關懷」的目的,即希望所有的眾生,都能在離開這個苦難的世間之後,生到永恆安樂的淨土,亦即極樂世界。

為什麼平時念佛不能往生,一定要最後一念才可以?因為最後一念是生死交替的一念,這一念此生滅了,下一念即是下一生,所以此生的最後一念念佛,下一生的第一念即於淨土中出生。這是我的師父 華藏祖師親口的開示,而歷來淨土宗的眾多大德,與釋迦牟尼佛在《阿彌陀經》等眾多經典上,也都在在指示眾生臨終十念乃至臨終一念念佛,以懇切的心嚮往淨土,求生極樂,一定可以往生到極樂世界。

在座諸位都是行菩薩道的菩薩們。而我們度眾生,要令眾生超越生死輪迴,長享永恆的生命和究竟的安樂,其最簡單、最方便、最快捷的方法,即是掌握臨終一念念佛,決定就能往生。然而若想臨終最後一念要能自己把握,講起來是很容易,但實際上要做到,並不是這樣容易。因為我們捨報時,不僅是種種的痛苦纏身,還有對世間一切的萬分不捨、種種牽掛,根本想不到要念佛。所以此時就有待我們家屬、醫護人員,以及助念團的人員、蓮社的蓮友,和醫院的志工們,共同來發心,這是最值得大家行菩薩道的時候。度一個人往生淨土,即成就一尊佛。度百千個人往生淨土,即度百千個人成佛。我們凡夫要想度一個人成佛,可能千生萬劫都度不了,如今有這樣一個簡單的方法,讓我們有機會去利益眾生,度他到究竟的地方,同時也是成就自己今後往生的功德,還不值得我們積極把握嗎?希望我們所有的弟子、所有的同胞,都能一起發願,共同來推廣臨終一念往生。

我們在這個世界,從早到晚,時時刻刻,心心念念,很少有真正快樂的時候。在家居士們,整個一生,大多是為衣而食奔波,為世事而耽憂,種種說不盡的煩惱。徜使往生到極樂世界,那兒的生命是永恆的,那兒的快樂是永久的,想要什麼就有什麼。凡是往生到極樂世界,他就成為菩薩,從此以後,將和天地同壽命,和日月同光輝,永恆地長住於世間。而且一到極樂世界,便永不退轉,再不來輪迴了,即是苦難從此都沒有了,所有的就是清淨安樂。所以這是絕對值得我們推廣,值得我們來準備。什麼叫準備呢?我們都希望自己臨終之際,有家屬、助念團、善知識來提示我們念佛,但徜使一個人在生之時,沒有儲備足夠的福德因緣,他捨報的時候,就不可能有因緣碰到很好的善知識,來提醒他念佛,或是沒有因緣遇到一個很好的環境,讓他安祥地捨報。比方醫院有種種急救措施、電擊、插管等等,或是有的家人,在臨終的病人旁邊大哭大鬧、喧嘩爭吵,像這樣的因緣,就難以往生。所以我們為人子女者,最大的孝心,就是讓父母有一個安祥的、寧靜的、而且莊嚴的捨報,並且在他旁邊陪伴他念佛。陪伴他念佛有什麼好處呢?就是我們念佛的時候,不僅是口念,還要心心念念祈求阿彌陀佛降臨現場,來迎接臨終的亡者,另一方面,我們時時念佛,也是提醒臨終的人、病危的人,想到阿彌陀佛,祈求往生極樂淨土,這是我們要在病危的人旁邊念佛的原因。在他身旁陪伴他念佛、避免急救、勿在臨終者旁邊爭吵,這樣就能讓他有一個安祥的環境可以往生。徜使能夠這樣做,大家應該慶幸,因為此處一個痛苦的生命才剛剛結束,不用到一秒鐘,在極樂世界就有一個永恆的、光明的、快樂的生命,已經生在蓮花之中。這是我們要絕對的相信的,有多少的信心,就能得到多大的成就。我們要懇切的相信:每一個眾生都能承著阿彌陀佛的願力,往生到極樂世界。更加要懇切的願望,願生極樂世界。

在病人捨報之後,我們還要在亡者身邊,繼續為他助念八個小時到十二個小時。因為當人捨報時,雖經醫院的醫生判定他已腦死,但其實他那微細的心識,即世人所說的靈魂,還未離開身體。所以我們一直要在旁邊念佛,就是一直的祈請阿彌陀佛來接引,同時一直提醒亡者繼續求生極樂世界,繼續念阿彌陀佛。我們一個人捨報,六根都漸漸失去功能,最後唯存耳識,就是耳朵的聽覺和意念最後離開。所以一個人他看似捨報了,其實他還能聽到微細的聲音,有如遠方的呼喚。徜使在他旁邊念佛,他就一直聽到這個念佛的聲音,慢慢地離開,慢慢遠去,最後聽不到了,此時即是他的意識終了,這才是真正的捨報。所以我們在他旁邊念佛,就是要以莊嚴的佛號,以阿彌陀佛的六字洪名,來伴隨著亡者往生到極樂世界。

假使這個病人雖然病危,但是還有意識,我們就要在他的耳邊,輕輕的告訴他:「娑婆世界數不盡的病苦,極樂世界無邊的快樂,要放下這個娑婆世間一切的掛礙。」如果他還有年幼的子女,他的親人就要告訴他:「弟弟妹妹我都會照顧的,你安心的往生極樂世界吧!」如果是他的孩子已經懂事,就要跟爸爸媽媽講:「我們都漸漸長大了,我們都能照顧自己,你先到極樂世界去為我們準備,我們今後也都要移民到極樂世界。」這樣講,他馬上可以安祥的走了。

所以我們推廣這個「一念蓮華」,功德極其不可思議。像我們當師父,要教一個弟子此生成證,千難萬難,必須要很多年,他才能開悟、乃至徹證,而且並非每一個弟子都能如此。徜使在臨終一念念佛往生,是以微小的氣力,得最大的果報。希望在座的諸位、全省的弟子,乃至於所有的媒體、各個醫護人員、各個蓮社,都能幫助我們一起來推廣「一念蓮華生命關懷」,那諸位將是積了無量的陰德。所以現在我竭誠的願與佛教的各個團體、醫護工作、及社會大眾,我們一起來推廣「一念蓮華生命關懷」,幫助所有的眾生於臨終一念念佛往生,普願法界一切眾生,都能掌握臨終最後一念,憶念阿彌陀佛,求生極樂世界。特別是對於諸位病人的家屬,以及醫護天使,都能掌握臨終最後一念的殊勝因緣,度他能夠聞佛、憶佛,令所有的人都能在臨終一念往生到極樂世界。

另外,諸位仁者,我們自己也要掌握每一個今天、每一個心念,把每一天都當做是最後一天,每一個念頭都當做是最後一念。假設我今天是我生命的最後一天,我現在這一念就是我生命臨終的最後一念,我要如何?諸位想想,除了誠敬的口念阿彌陀佛,心中求生淨土,祈請阿彌陀佛接引往生極樂而外,應該沒有別的事情可以做。特別是我們圓覺宗的弟子們,在臨終的時候,實在不必再做種種有相的觀想才能往生,當知萬法唯心,臨終的一念切願往生,「我決定要往生,我願往生」,一念就已經去了。決定的誠信,信有極樂世界,誠信眾生承阿彌陀佛的願力都能往生,懇切的願望求生極樂世界。

至於真正修持得深的行者,不論顯宗、密宗,當知我們念佛,不僅是念有相的光蘊身的阿彌陀佛,更要念自性彌陀,亦即是華藏祖師所開示的:念佛要發菩提心而念。何謂發菩提心念佛?就是口中念阿彌陀佛名號,心中要憶持阿彌陀佛的體性,也就是法界的體性,是為《華嚴經》所說的:「心佛眾生三無差別,實相現前如如不動」,我們要思惟這個「如如不動」的實相。這個實相,是一切諸佛和所有眾生的清淨妙明心融合在一起,就像法界的光明,那樣的普照,那樣的遍滿,那樣的不動,那樣的永恆長住在世間。法界的光明又像什麼呢?各位抬頭看,就像這個虛空,晴朗的天空。我們看看太陽的光明,是不是遍滿整個虛空呢?這就像我們的佛性。為什麼講「像」呢?因為這個太陽光並不是佛性,所以說「像」。要怎樣才是真的呢?雖然我講,也是標月的手指,但是已經很相像了──真正的佛性,就像這個太陽光。太陽的光明是器世間,不是有情,所以不是佛性。一定要以我們人類的思惟,去觀照這個宇宙的光明,和宇宙的光明相契合。什麼叫契合?簡單的講,就是用人類的思想,不要總是朝朝暮暮想自身的榮辱、得失,為之以爭享受、爭壽命、爭榮華富貴等等,不要;要反過來,總是以自己的思想,去想宇宙的光明,就像晴朗的天空一樣。這就是智照,即把人類的妄念,變成了智慧。時時這樣觀照,忽然之間,忘掉了自己的存在,破除了我執,體性現前。我們修行的人,從古以來,千千萬萬,而成佛者屈指可數,為什麼?只因我執不能破除。如今我們當知道我執為什麼不能破除?只因為我們的思想,從無始以來,千生萬劫,心心念念想的都是自己,誰要對我如何、誰有欠我什麼、誰有對我怎麼不尊敬不客氣、誰有怎麼污蔑我、我要如何增加財富、增加別人的尊崇、增加貴富名譽地位權勢、又或是恩愛、子女……朝朝暮暮想的不離自己。徜使我們現在總是不想自己,總是以智慧去觀照宇宙的明空,忽然之間忘掉自己,契入大空,匯歸性海,證到諸佛的果位,也就是證到自性彌陀。這就是實相念佛。

還有一種方法,就是《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講的方法,也就是「都攝六根,淨念相繼」。什麼叫都攝六根呢?我們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不要一直放逸追逐世間的六塵,要把六根、六識收回來,總是去觀照諸佛的依正二報之莊嚴。比如眼見,不是見社會上的貧富貴賤,而是見到極樂世界的依正莊嚴;耳聞,不是聽世間的毀譽是非,而是聽到阿彌陀佛的佛號莊嚴;鼻嗅,不要嗅世間的異香氣味,而要嗅極樂世界的香光莊嚴;舌嚐,不要嚐世間的可口美味,而要以此舌來念阿彌陀佛的六字洪名;身觸,不要觸世間的細滑輕軟,而要了知此娑婆穢土即是極樂世界,所謂「心淨則佛土淨」,我們心心念念住於佛境,心心念念觀照體性實相,此心即隨之清淨,身雖住於穢土,但猶如住於淨土之中;意想,不要想世間的法塵法執,初步是要觀想阿彌陀佛來接引自己,切願求生極樂世界,深一層則念念安住如如不動的體性,猶如晴空的光明,念念觀照此晴空之光明,因緣時節一到,即能匯歸法性。所謂因緣時節,即是我們的福德因緣具足。徜使一個人總是造業,則不論他怎麼精勤修持,積聚多少功德,都不能到;即使想要念念觀照,也無法安住,因為他的心,總是被業力、習氣所牽引、擾動。所以修行者,第一重要的,是要不造業、不犯戒,則所修持、所積聚的功德,才不漏失,才有因緣具足之日。要如何不造業、不犯戒?最直接、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觀照體性,或都攝六根、淨念相繼。「都攝六根」,六根不被六塵所染,八識不起妄動,於一切境不起分別愛憎取捨,自然而然不會造業。再進而「淨念相繼」,念念觀照清淨的體性、法界的光明,或是念念思惟如何利益眾生,度眾生至究竟涅槃的彼岸,則一切所言、所行、所思、所想,無不是成佛的福德因緣。恆常如是觀修,因緣時節一到,「得三摩地」,剎那之間,即契入此如如不動的體性,匯歸法界,證到自性的無量光、無量壽。這是念佛圓通的心要,其實與實相念佛只是下手之方便稍異,而所修、所證之體性則無二致。

願諸位深修的行者,都能修持實相念佛法門,證到自性的彌陀,恆住常寂光淨土,以為真正的歸宿。

最後,我自己也非常懇切的願望,希望我們全省的與會的同胞們,乃至今後見聞到我們法會錄音帶、錄影帶的菩薩們,真誠的修持,捨報之後,都能往生,我們在極樂世界又再重逢,同時長享永恆的生命和究竟的快樂。更甚者,我們又再一起乘菩薩的大願,回轉娑婆世界,來接引眾生往生極樂,就像今天我跟在座的大眾一樣。希望大眾今後乘願再來的時候,都跟我一樣,都再接引無量無邊的眾生往生極樂世界。

 
回華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