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鬘法寶正史本生 (四)

又名 桑林瑪-蓮華生大士銅金宮本生

 
宜喜措嘉佛母 秘錄封藏
藏王拉巴千 發掘伏藏
艾瑞貝瑪昆桑 譯英
張志佛 譯漢
 
友善列印

第十品 蓮師受邀紅岩宮 鎮伏桑耶寺地基

蓮華大師行至海玻里,於彼處藏王臣眾列隊迎接,赤松德真王心中尋思:「我乃黑頭藏人之統領,具鬃鬣諸猛獸之尊主,亦為守護佛教之法王,因此大師應向我禮敬。」蓮師尋思:「我乃證具成就之瑜伽士,且受邀為王之上師,故王當禮拜於我」,如是會晤乃有不歡。蓮師隨歌「我即具大威德者」,曰:

「皈敬寶上師,諦聽!西藏王!
我見六道眾之死,我成就殊勝瑜伽,
無死長壽持明地,我即無死蓮華生,
持證不死長壽訣;

於心所顯之壇城,役八部眾如僕從,
我即大王蓮華生,持證三界自在訣;

顯現輪涅之經卷,善說顯明了義論,
我即學者蓮華生,持證分別輪涅訣;

心性自然皮紙上,善書遠離名言字,
我即作家蓮華生,持超名言教授訣;

任何起現牆面上,善繪不二之圖畫,
我即大匠蓮華生,持證顯空無分訣;

為染五毒病患者,善以絕待妙藥醫,
我即醫者蓮華生,持迴生死甘露訣;

圓滿具信眾生願,成就現未眾生利,
我即首領蓮華生,持斷輪迴根口訣;

身佩智慧體性劍,降伏錯亂心讎敵,
我即戰士蓮華生,持證勝伏輪迴訣;

五毒惡念顯如敵,囚入五智魔幻瓶,
我即咒師蓮華生,持摧五毒之口訣;

紅臉蠻人西藏王,世俗矜誇滿汝心,
傲慢乃生輪迴因,西藏國王豈非是,
五毒業作嚴飾者?汝肺充斥大我慢,
我將不禮西藏王,何若恭敬王袞服。」

既吟此已,乃舉手作皈敬手印,手中放光,燒王袞服,諸臣眾皆甚畏懼,赤松德真王躬身作禮。蓮師乃為迎至宮中,坐黃金寶座,眾人呈獻飲食、紫氅。赤松德真王獻黃金松石曼達云:

「唉嘛吼!南無尊勝上師,
我乃紅臉羅剎王,以藏人難調伏故,
興建聖法之宮殿,祈請化身尊駐錫,
為吾等金剛上師,復請加持淨地基。」

如是赤松王祈請。

蓮師答曰:「大王,此土藏地,乃男女藥叉之惡魔領地,於來此途中,我已以誓句束縛西藏男女神魔,然而於彼處山中,住有控制康藏之龍王,故我應於彼處設一龍王寶藏。」作是語已,乃抵下瑪佐山谷,修持「撼搖輪迴深處儀軌」,及顯現「清淨惡趣」之光榮壇城,復修持淨除王臣障礙之儀軌。繼而於上瑪佐山谷,修持為瑪佐山威嚴龍王設立寶藏之儀軌。復止海波里,以禪定力於瑪瑙缽中變現廣大水食子,並召西藏所有神魔,唱調伏惡靈之歌曰:

「吽!
諦聽!我即蓮華王,出世不被胎胞污。
我即蓮華金剛者,身不為四大病壞,
無死長壽持明證,身語意顯如本尊,
具超聖諸惡靈力。
了知妄念皆為心,不懼惡魔之威嚇。
大空超廣越量宮,四大元素易容納。
雖納四大仍廣大。
心性體空越量宮,顯有神魔易容納,
雖納彼等仍廣大。
超越識執性空心,神與魔等皆非有,
汝等現前諸幻術,絲毫不令我動搖,
無法堪能摧心性。
為免汝等違越吾,故以咒力號令汝;
食子由定力增廣,汝等應當欣受納;
以我手印汝超越,得失爭鬥與吵鬧;
以我實語汝受食,贊同使用此地基;
神魔協力助建寺,圓滿赤松王所願;
勿違密咒持明令,謙恭合集力助之。」

既唱誦已,蓮師置一切神魔於其令下;然師以誓句束縛彼等時,馬千龐拉未遵號令前來,故蓮師乃以勾攝印召彼前往,剎時馬千龐拉﹝亦名象地猴頭酋首﹞,身著狼裘降墮於師足前,彼一足置於康地雅牟原,一足置於海波里山,曰:「青年比丘,我亦受大誓句,然汝既已下如是嚴令,我亦不敢不遵,今我在此,請降號令。」蓮師曰:「受此供養﹝食子﹞,並滿足國王所願。」馬千龐拉曰:「我必遵汝號令,然我心貪甚,希求財寶無有厭足,此麵團和水所置之食子實難令我滿足,請賜財寶。」蓮師遂於銀盤上盛五寶加持之,而以誓句束縛彼。

此即蓮華生無垢本生第十品,述及蓮師如何為迎請至紅岩宮並鎮伏地基。

第十一品 藏王蓮師建桑耶 舉行開光勝住典

蓮師以誓句來束縛所有威力神靈,如西藏二十一根嚴,板原山、雪山、岩山二十一女神,及西藏二十一男女羅剎,並置所有星辰神祇於彼號令之下。眾多神靈自山嶺各處集聚土石。於奠定地基之際,赤松德真王立三層主殿形若須彌山,環以七重金山;二藥叉殿形若日月,四大八小殿形若四大八小洲。

於三別殿中,波揚之嘉木沖妃建金孤殿,則蚌之瑪言妃建康桑金銅殿,措地的強秋門妃建結也結馬殿。所建之四大八小殿乃文殊殿、聖帕樓殿、彌勒殿、金剛手殿、阿彌陀殿、懺淨殿、禪定殿、譯經殿、貝卡殿、伏魔殿、尊勝殿,及菩提殿。復於四隅處,安立四塔;於四方有四護法殿;四門立有四柱,上有大銅犬像。末後則安立外牆地基。

蓮師安住禪定,號令八部鬼神協助建寺,彼等於山頂滾下巨石落於谷中;蓮師尋思鬼神之身語意束縛於誓句耶?乃入禪定,見八部鬼神之身語意已束縛於誓句下,並遵從號令而行。復見諸龍之身已為誓句所縛,正協助興建桑耶寺;其語亦已為誓句所縛,宣告將服從蓮師號令;然以其意尚未為誓句所縛,故造諸般毀壞錯亂,蓮師乃入定調伏諸龍。

於時,土木大師大乘和尚及蒙古之雅克拉克瑪等已造圍牆竟;由漢人連藏及尼泊爾瓦舒所率領之木工大師舉斧於頭頂揮舞云:「大王,木已用罄,可有餘木耶?」赤松德真王焦燥憂惱而尋思:「何處可尋如是眾多木材?」乃甚沮喪。

舍誦地方甲干林之龍王往赤松德真王處欲興障礙。彼化為白人乘白馬,而語赤松德真王曰:「大王,我將供養修建桑耶寺所需木材,請向蓮師祈求許可。」赤松王尋思:「此乃殊勝禮物」,隨立誓許諾聲言:「蓮師定會允諾。」

赤松王往欽普之環谷岩窟謁蓮師云:「大師!祈賜垂允。」然蓮師不許。赤松王復云:「無論如何,祈請允許。我所獲者乃勝妙嘉禮。」蓮師乃許可赤松王啟白先前故事。大師應道:「建寺之木材將自來。我已將八部鬼神之身語意以誓句束縛,然而諸龍之心意尚未以誓句束縛,故我將欲束縛之。於後五百年之際,外則一切陸地將為諸龍支配,內則十八種痲瘋肆虐,於接壤處之寺廟、人等將為諸龍統治,殺戮無餘。地上地下在在處處皆將為諸龍控制。」

於赤松德真王抵桑耶時,所有由龍王所奉獻之木材,皆已由贊波河運抵桑耶寺旁之河岸。如是,赤松王乃得興建寺廟。桑耶寺於王二十一歲虎年動工,馬年完工。寺中三層樓大殿之頂樓為印式,以印度乃正法之源故;中層乃漢式,以漢人如母故;下層為藏式,以西藏如父故。周圍擬如七重金山,二藥叉殿擬若日月,四大八小諸寺擬作大小諸洲,更加以三別殿及外牆等。此寺廟群悉依赤松德真王之願而興建,故名為「瞬圓無邊大願」。

蓮師於羊年主持開光勝住儀式,計有五瑞相起現:於菩提殿之毘盧遮那佛像升至宮中,中央主殿所有聖像瞬間湧出殿外,時王尋思:「現恐不能歸回殿中。」然蓮師隨彈指而諸像皆復歸原位;於四門石柱上所鐫四巨大銅狗像,瞬間躍向四方復作吠聲三次;環寺週遭之竹非逐漸生長,乃一時長出;空中明現諸佛如來,身顯光明融入諸聖像中;諸天子天女散下花雨等。

此為蓮花生上師無垢本生第十一品,述及如何赤松王與蓮師興建桑耶,並舉行開光大典。

第十二品 二位大師二譯師 譯經建立密教法

蓮師與菩提薩埵堪布欲還印度,乃語赤松德貞王云:

「汝赤松王誕生於中藏,博學堪布來自薩霍爾,
我蓮華生來自鄔金境,我等三人往昔誕生為,
摩羯陀城私生三兄弟,我等造塔並發大誓願。
再再受生業力成熟際,菩提薩埵生為婆羅門,
赤松王生於貴族世系,而我受生成為一奴僕。
我等三人相聚於塔旁,呈獻廣大無量之供養,
並發如下種種之大願。

貴族之子發願如是說:『
願我能於來世受生於,西藏雪域生為大法王,
堪能建立正覺之法教。』
以王口誦如是之大願,故生為王能護持佛法。

婆羅門子發願如是說:『
我願成為博學班智達,精通五明成就之大師,
堪能建立世尊之佛法。』是故堪布現為大菩薩。

奴隸之子發願如是說:『
願成為具力密咒持明,堪能保護帝王正覺法。』
作如是言我發如是願,是故現今能滿王所願。

以我等眾所發誓願力,雖然彼此誕生處不同,
鄔底雅那,西藏,薩霍爾,今成上師、弟子及住持,
汝之聖願此桑耶大寺,建於虎年完成於馬年,
諸障盡除五年興建成。桑耶無邊大願今瞬圓,
大王之願現今已得償,菩提堪布鄔金蓮華生,
請王允許我等返印土。」

蓮師作是語已,赤松王以二銀器盛滿金沙及眾多禮物呈獻二師。王跪禮右繞二師,涕泗縱橫而作如是啟白:

「唉嗎吼! 二位大師祈垂賜傾聽,
於過去世生於印度時,我等曾發廣大之誓願,
由我等之各別願力故,兩位大師降生於印度,
殊勝佛陀正法之國度。
由我業力生為西藏王,紅臉人民所居之國度,
由大福報為黑頭人主。
於馬年時在紅岩宮殿,嘉地思沖王妃生下我,
年十三時王薨我喪父,年二十時善根心顯發,
年二十一虎年奠寺基,菩提堪布雖曾淨地基,
障礙叢生故難以圓滿,我乃迎請大師蓮華生,
祈求能滿我殊勝大願。
堪布菩提薩埵曾預言,師以往昔誓願定蒞臨,
始自虎年滿願於馬年。
雖則汝等恩德已無量,祈求化生胎生二大師,
請勿離我而遽爾遠去,祈垂允可轉汝等心意。」

以赤松王作如是祈請,二師遂商議。後蓮師云:「大王,以我等如往昔為三兄弟般,今亦有如是因緣,故我將不拒汝所請。」堪布菩提薩埵云:「甚善,我亦如是!」蓮師隨與王曰:

「我等三人上師與弟子,往昔曾發廣大之誓願,
業緣成熟相聚於西藏,以往我曾令大王歡喜,
今後亦不拒大王所請。」既聞此已,赤松德真王喜不自勝。」

赤松王隨請求二師傳授佛法,蓮師坐黃金寶座,菩提薩埵坐白銀寶座,赤松王亦坐於中列,左列丘卓盧嘉稱及卡哇巴才二譯師坐絲緞座。赤松王向二師獻如腕尺大之黃金曼達,內有綠松石堆聚如須彌四洲,王復向二譯師獻寶石曼達,乃作如下祈請求授教法:

「唉嘛吼! 生於印度之境域,
博學成就班智達,精通神聖之佛法,
二位尊貴之上師,祈請開演經咒教,
令我等眾得飽足,二位譯師請詮解,
祈燃正法之燈炬,於此黑暗西藏地,
祈求賜降正法雨,於妄念熾燃火燄。」

如是赤松王向二位大師請法。二位大師云:

「唉嘛吼!大王!
西藏人民無信心,臣民眾復反佛法,
基層頻造諸障礙,當造去障諸緣起,
令能遠離諸礙難,應憑佛法制律儀。」

王隨依教頒制律法。

始於羊年,至猴年底,蓮師與丘卓盧嘉稱共翻譯祕密咒十八內續及其它經典。首先,為防護修持密咒乘障礙起現故,譯出「莊嚴熾然群難續」。次以我執乃輪迴之因,為令解脫輪迴入於自性,及令身成本尊壇城故,譯出「聖寂靜尊續」。繼則為降伏魔外,羅剎惡靈,成就正覺身故,譯出「熾燃宇宙火燄續」;為成就正覺語故,譯出「賦具大力續」;為成就正覺意故,譯出「忿怒藍蓮花續」;為成就正覺功德故,譯出「不墮歧途天女續」;為成就正覺世尊故,譯出「持明成就續」。亦譯出「明咒大成續」、「光榮赫嚕嘎集會續」,及文殊身本續名為「祕密黑月」,蓮花語本續名為「駿馬顯耀」,真實本續名為「赫嚕嘎王」及「超越世間」,甘露功德本續名為「主隨甘露顯現」及「八章經卷」,普巴事業本續名為「十萬無等知識」,與「十萬梯卡卷」等女尊之疏解咒術。

復次,譯出「六部儀軌」之續與傳承法卷;為令威儀增盛,譯出「千知識莊嚴續」;為教示如何行演如海事業,譯出「事業寶鬘續」;為令圓滿福智二資糧,譯出「主隨集聚續」;為加持供品令成無量寶藏,譯出「天空寶藏加持續」;為令瞬淨解脫之行,譯出「大力解脫續」;為令瞬淨和合之行,譯出「大樂大界心續」;為令瑜伽教敕進詣增盛故,譯出「大象怒立續」;為令專修火供故,譯出「遊戲吞噬續」;以多瑪﹝食子﹞乃一切事業之序曲故,譯出「主隨多瑪續」;為召遣參與餘供之壇城守護同行事業,譯出「光榮燃燈忿怒天女續」;為調伏超勝怨敵障難,譯出「解脫十項續」。此等皆屬馬哈瑜伽﹝大瑜伽﹞。

於阿努瑜伽﹝極瑜伽﹞,譯出四典及總匯計有「知識經卷合集」、「威嚴雷電智慧輪集」、「屍林杜鵑遊戲集」、「正覺心大預言集」,及所有教授總匯之「一切佛證悟體性顯現集」。

復次,譯出六祕密支,計有身續「諸佛薩瑪瑜伽」、語續「祕密月髓」、意續「祕密會集」、功德續「毘盧遮那幻網」、事業續「事業寶鬘」,及總攝諸續之結續「四金剛座」。

繼而譯出八幻化支:「祕密精髓」教授心與智令入本來;「四十幻網」闡明事業令得圓滿;「無等幻網」令證圓熟;「羅列幻網」開顯祕密誓句口訣;「八支幻網」解釋攝義;「天女幻網」令顯現成就;「幻網八章」令他人之不圓滿得圓;及「文殊幻網」闡明最極智慧。

此中,密咒之內續等由蓮師及譯師丘卓盧嘉稱譯出。蓮師以神通力取出收藏於光榮那爛陀寺之梵文原典,爾後將其保管於桑耶之寶庫中,以避他日伊斯蘭教徒入侵之厄。

印度菩提薩埵大師與譯師卡哇巴澤譯出一切外密咒之教授。初則譯出六共事業續:諸明咒體系之「顯赫勇氣事續」;諸明咒灌頂之「金剛手教敕續」;闡明諸明咒之「勝智續」;諸明咒要略之「蘇悉地輪:勝成就續」;諸密咒行之「勝鎮三界續」;與教授諸明咒意欲之「後禪定續」。

復次,譯出不共事續。於三怙主部中,觀世音部者乃:「蓮花冠本續」、「蓮花聚密咒續」、「甚深密咒儀軌續」、「如意寶珠帝王續」、「不空罥索續」,及「主隨篋列續」等。

於曼殊師利部譯出「無垢智慧尊妙吉祥續」、「銳智妙吉祥續」、「曼殊師利名稱誦讚」等。

於金剛手部譯出「金剛手灌頂續」、「地覆金剛續」、「調伏四大續金剛杵續」、「不壞大樂怖畏續」、「金剛銳利續」、「不壞祕密教授續」、「熾燃金剛山續」等。復次譯出「勝咒五部」、「三百六十聖咒」等。後譯出四行續:「毘盧遮那圓滿正覺續」、「熾燃火聚罄盡諸毒續」、「金剛持灌頂續」及「離心意識續」。

於瑜伽部續,彼省略共根本經三百部未譯,代之以瑜伽續四主要部:「達哇三喀拉哈續」、「金剛頂續」、「光榮殊勝主要續」、「心續要略」。

菩提薩埵大師與譯師卡哇巴澤譯出如上密咒外續,其原稿皆收藏於桑耶寶庫中。

此是蓮華生上師無垢本生第十二品,述及如何蓮師、菩提薩埵堪布二位大師,及卡哇巴澤、丘卓盧嘉稱二譯師翻譯、建立密咒乘教法。

 

 
回華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