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000年度第二次「一念蓮華生命關懷」檢討會記要
 
編輯室
 
友善列印

二000年度第二次「一念蓮華生命關懷」檢討會,於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在台北總舍舉行。各地分舍與地區性助念團皆派遣相關護法幹部參加,討論「一念蓮華」執行至今之成果、所遇之障礙及難以突破之瓶頸、未來計劃及正進行中之特殊方向等三項議題,及「全民念佛持咒共修」議題。各分舍並於一週之前,已先就討論議題提出書面報告,供會議中討論。

關於「全民念佛持咒共修」之議題,主要討論其定位及執行方法。目前各地執行方式,大多數與助念家屬共修合併舉行,邀請關懷助念對象之家屬到精舍來誦經、念佛,一方面為亡者積累功德,迴向其往生淨土、蓮品增上,一方面對家屬介紹極樂世界,弘揚念佛法門,並宣導「一念蓮華」之理念及方法。而新竹分舍則嘗試各種攝引眾生的方式,曾在外舉辦共修法會,吸引社會人士參加結緣,並與社區合作,取得里長的認同與配合,借用社區活動中心,定期舉辦共修,做為最基層的教育與推動。但這些方式都與原提案人李振佛師兄的原始理念不同,李師兄認為此共修與助念家屬共修本質不同,應劃清界線,其定位應在於吸收社會人力及財力,其方式為由師兄之家人帶動開始。然亦有多位師兄表示,此「全民念佛持咒共修」應是「一念蓮華生命關懷」系列活動之一,屬社會教育之層面,與臨終關懷、助念,為相扣之一環,且每一環節皆為重要之接引工作,從最初之重症關懷,到臨終關懷、捨報助念,再到助念家屬共修,而擴及全民念佛持咒與加入「一念蓮華」之關懷活動,無一不是推廣、接引、及度生的機緣。

經過師兄們熱烈表達各自的見解後,呈報 上師, 慧華上師即開示:「大家的意見都很好,各分舍所做也都極有成效。凡各種能利益眾生、有助於全民念佛、『一念蓮華』推廣之事,皆可依各分舍之條件因緣而各自推動。」又開示:「講到關懷、接引、度生,必須一本純粹利他之心,事事念念為他著想,比如當我重症時、當我臨終時、或當我是亡者家屬時,我希望別人如何來關懷我?如何來幫助我?以何種態度、語氣對我?我們既如此希望,別人亦同,故亦須如此待他。對年長者,當待之如父母;對同輩者,當待之如兄弟姊妹;對年幼者,當待之如子女。因每一位有情,皆是我等宿世父母親眷。我們設身處地為他著想,自能與他交融而無隔礙。當我們一心純然利他而無我時,當度生的悲心遍滿時,無人我分別時,自然散發一種大悲的光輝,雖然看不到,卻能攝受他,能與他的心相感通,自然願意接受我們的關懷。對家屬、對參訪的居士大德、乃至對初皈依師兄,皆同此理。」 智敏上師亦開示:「要接引、攝受別人,必須隨時保持真誠的笑容。並非等待人接物時才露笑容,而是平常無人時即須隨時保持笑容。平常在家可對著鏡子練習,習以為常之後,即能隨時由內心發出真誠的笑容。別人見到我們的笑容,感受到我們的真誠,自然容易接受。此為度生之第一步,人人皆須練習而實行之,做為本宗之宗風,此亦是師門形象之代表。至於關懷、助念時,亦同此理,秉真誠之心而為之關懷助念。」

其次,兩位 上師針對助念團服裝特別開示:「前不久新航空難,本宗助念團共百餘位弟子前往助念,場面極為壯觀,尤其皆身披紅色戒衣,甚是莊嚴。唯美中不足者,戒衣內之俗服,各呈繽紛,有欠和諧。想喪家正處傷心落寞之際,我們前去助念,卻著艷麗服色,實是有失妥當。故擬將助念之俗服亦統一,以求莊嚴。以白色上衣、深色長褲或長裙、黑色皮鞋為原則,髮型亦不可怪異,不可染彩色髮色,以維護助念團之形象。若我們服裝都能統一,則助念場面必極莊嚴,助念者內心亦受此莊嚴境相所薰染,更加專注虔誠念佛,心光所及,即是諸佛的壇城,接受助念關懷者必能蒙諸位清淨度他之願心及諸佛之加持,而往生淨土。」隨即當場詢問與會大眾之意見,確定上衣(襯衫)之顏色及樣式。

關於接受顯教居士及一般社會人士參與助念與關懷之問題,雖有師兄擔心不易管理,恐有人以此假借本宗名義為非,損傷本宗形象。但目前已有數處分舍及助念團接受顯宗居士及社會人士參加助念,至今並未發生任何弊端,且若參加者不能配合本宗行止時,我們也掌有接受與否的主動權。經詢與會大眾之意見,絕大多數弟子皆有接受教外人士參與之共識,故即公開對外徵募助念智工,統一由專線負責聯絡,品行良好、發心廣大者自是竭誠歡迎,若是品行不端、發心不正者,則不予聯絡,不再接受其與本宗助念團共同助念。

智敏上師長年奔走於各大醫院及榮民之家,全心全力關懷重症患者及榮民長輩們,故此次「一念蓮華」檢討會, 上師亦極度關心,特別指示:希望在各醫院、榮家,都能成立助念小組,由我們提供法寶。因為唯有醫院的醫護人員及志工,及榮家之工作人員,才有機會把握臨終者之「臨終一念」,為他助念,真正幫助臨終者「臨終一念往生淨土」,再者也可減輕我們助念團的負擔,減低人力不足的壓力。另一方面,有鑑於榮家榮民捨報後都馬上被送入冰庫,嚴重障礙其往生,故應先請榮民們簽署預立遺囑,並於遺囑中書明臨終不接受急救、捨報後八小時之內不送入冰庫等意願(由弟子草擬遺囑範本),再向退輔會爭取支持「一念蓮華生命關懷」,並請其發佈公文,要求葬儀業者及各榮家、榮醫等相關單位,尊重榮民之意願,在捨報八小時之後,才能將之送入冰庫。 陳銘佛師兄接受 上師指示,於會後立即著手進行接洽工作,安排 上師與退輔會主委楊德智將軍洽談,楊將軍對本宗「一念蓮華生命關懷」亦甚為認同與支持,慨允全力配合。

關於「一念蓮華生命關懷」議題,各地之執行成果,大多數是恭請 上師至各地醫院、榮家等處舉辦講座、安置佛堂及往生室,及後續之共修與關懷。各分舍所負責之定點,高雄分舍有高雄榮總、高雄長庚、婦幼等醫院,及岡山、楠安、海軍祥和山莊等榮家;台南分舍有台南醫院、成大醫院、奇美醫院、新營醫院、永康榮醫等醫院,及台南、佳里、白河等榮家;台中分舍有仁愛醫院、中山醫學院附設醫院,及仁愛之家;新竹分舍有新竹醫院、和平醫院、竹東榮醫、為恭醫院等醫院,及新竹榮家、仁愛養護之家;台東分舍有太平榮家及馬蘭榮家;宜蘭助念團有員山榮醫、蘇澳榮醫、宜蘭醫院護理之家、龍潭國小;彰化助念團有田中榮家;雲林助念團有斗六榮家;嘉義助念團有白河榮家。除以上各醫院及榮家之外,曾恭請 上師舉辦相關系列講座的,還有台北國泰醫院內湖分院、板橋醫院、和平醫院、台北榮總、林口長庚、台北醫學院、板橋榮家、三峽榮家、高雄商校、台南勞工育樂中心等。另在大眾傳播媒體合作推廣方面,台北曾與TVBS合作,台南分舍曾與中華日報、佛音日報、民視等合作,介紹本宗助念團及「一念蓮華」相關訊息。

目前正進行之計劃及特殊方向:台北總舍計劃與其他同性質團體(如蓮花臨終關懷基金會、中華佛教居士會等)合作;建立台北助念團溝通管道,如設置意見箱、使用電子郵件、重新普查助念師兄;設計「共修迴向亡者基本資料表」,請家屬填寫,建立成資料庫,以寄送經書、法寶。台南分舍計劃與其他團體合作,加強各醫院志工募集與訓練,及社區推廣。新竹分舍已進行相關系列錄音帶製作,及將全民念佛運動走入社區。宜蘭助念團正與宜蘭市最大之醫院──博愛醫院合作推廣「一念蓮華」,並正找尋合適場地,期望早日成立道場,推展亡者家屬共修及接引。桃園助念團屬負責之桃園醫院楊主任,計劃到大陸投資安寧病房,已與其接洽臨終關懷合作事宜。另外,台南分舍及花蓮分舍在最近法會中,皆接引二十多位榮民皈依,乃由各分舍師兄到榮家關懷而接引前來, 上師對此極為讚歎。並指示若有願意支持我們「一念蓮華」之主管,當報告 上師,待 上師到各地弘法時,可安排接見以攝受之,當能令其更盡心協助我們的推廣。

對於未來計劃之建議, 上師逐一開示:

一、建議除各分舍成立「一念蓮華組」負責分舍推動事宜之外,另須成立一跨區域性的「一念蓮華推動小組」,負責擬定統一之推動方案,如網路、影音出版品、車廂廣告等類似項目,督導各種建議案之落實,並定期開會,檢討上次議題之執行成果。建議此小組成員數在十至二十人,以維持研議及執行之效率。 上師指示:此推動小組由各分舍舍長及「一念蓮華組」負責人為當然成員,每半年開會一次,平時以電話聯繫,討論相關事宜。

二、建議開辦系列課程,培訓人才,包含臨終醫學常識、溝通技巧、安寧照顧等,上完各項課程,並滿一定時數始可參加臨終關懷。 上師指示:目前因限於場地及參加者時間等問題,故先將相關資料編輯成冊,由各分舍各自研討培訓,未來再視因緣由總舍籌辦。

三、建議成立新的「一念蓮華」專屬網站。此項建議已獲 上師同意,立即進行,並於十二月下旬完成。

四、建議製作「一念蓮華」系列之影音產品,由 上師開示,由弟子翻譯成台語、客家語等,流通廣布。此項建議目前已在進行製作。

五、新竹分舍以其成功之案例,建議可直接接洽殯儀館及葬儀社之主管,爭取其認同「一念蓮華」,透過其由上往下之行政管道,能給予我們推廣上的全力配合與協助。此點 上師已指示各分舍、助念團立即著手進行。

六、台北師兄已接洽殯儀館,願意主動幫我們把各種法寶為捨報之無依老人使用,甚至只要家屬不反對者,也都願意主動幫我們贈送及處理。此項 上師亦指示各地分舍及助念團也都能依例推廣,接洽各地殯儀館及葬儀社,費力少而利益眾生範圍廣大。

七、建議與醫院建立轉介制度,請醫院主動對重症患者轉介本宗助念團資訊,並協助將病危者資料轉介給所居地之助念團。此項已有數處分舍、助念團如此推動,成效甚佳, 上師指示各分舍、助念團可依例推廣。

八、建議在流通度高的經書內加入「一念蓮華」之簡介文宣。

九、文宣手冊字體大小,建議加大,方便閱讀。以上兩點 上師指示下次印刷時修訂。

十、目前戒衣不易固定,影響莊嚴,且大小形制不合身,建議重新設計。 上師指示:可重新設計固定方式及大小。對於顯教師兄與我們一同助念時之服裝, 上師指示:著海青與否由其自定,另是否要有特定型式之服裝與本宗弟子區分,則待研議後再決定。

十一、建議利用便利商店之物流運送網,將「一念蓮華」之理念,設計成一項產品,如救命包之概念,供大眾就近索取。此項 上師指示:目前限於人力問題,暫緩實施,未來若人力充裕,並經妥善規劃後,再行實施。

隨後,就各分舍及地區助念團所提之困難,恭請 上師一一裁示。就各地所提之報告資料,可知各地共通的最大困難,乃在於人力不足。 上師指示:「若人力實在不足時,亦不一定非要排滿八小時,可以念佛機暫代,請其家屬配合為其助念。若再配合助念家屬共修與全民念佛持咒共修之接引,以及開放顯宗居士及社會人士參與,應可解決部份窘況。而內部師兄之勸發,應以知見之建立為主,從品質上著手。初皈依者多半信心未堅,知見未固,貿然參加助念,恐易退轉。故此有賴各分舍於共修、法會之中,屢次宣導關懷助念之功德與精神。成佛之資糧,以助念為最勝,助念乃成佛之捷徑,唯須真發菩提心。助念本非常人所能為,而我等志樂佛乘之行者,須為非常人之事。」 上師並指示弟子共同研究鼓勵辦法,師兄們共集心力,提供構想,經 上師指示辦理者有:一、於每年固定節日,寄發感謝卡,感謝助念團師兄過去的護持,並請未來繼續發心。二、設計助念徽章,助念到某些次數以上者,另頒贈特殊徵章,以表徵其榮耀。三、可於每次法會之後,利用十五分鐘時間,請師兄作經驗心得之分享。並請大家提供「一念蓮華」之特殊案例,彙編成冊,亦可擇要發表於《華藏世界》或《智慧蓮華》上,以增長師兄的信心,突破心理的障礙。

有些弟子怕助念遇上外障,或有亡靈跟隨回家,故不敢參加助念。 上師開示:「去助念時,以清淨心,本著自己的悲願,即無外障。其實當我們每念一句咒,本尊壇城即現在面前,週圍無量諸佛菩薩遍滿虛空。無量護法圍繞,故十方諸佛皆是我們的後盾,有何可怕?又若修至專修者,必須自成本尊,未至專修者,必須觀本尊住頂或住對面空中。如此助念,不但對亡者有莫大的助益,亦是自莊嚴,即不會有外障。又若有亡靈跟隨回家,當知他並非要害你,而是希望你救度,想依靠你修持之佛力、咒力加被,我們當本著菩薩的大悲心,修法、迴向,助他超生善道,乃至往生淨土。其實在任何地方,都有無量肉眼所看不到的鬼神、諸佛、菩薩、護法,無量無邊,我們的舉手投足,他們無不明見。若能確信,即使處於暗室,亦不敢再造任何惡業,則此生必能成就,倘若信之不及,縱使一切人、非人皆不知我所造惡,但因果業報乃三世不移之定律,亦是纖毫逃避不了。」

家屬及臨終者對死亡之顧忌,產生對助念團員之預期排斥心理, 上師開示:「我們對重症患者關懷,主要乃願他病癒,若真不能病癒時,亦可承佛接引,往生淨土。故初次關懷,勿直言往生,應以消業癒病導其堅定信心,再漸次引其求生淨土。至於其他非我們能力所能及的因素,則但盡已力即可。然總須時刻不忘失利益眾生之大悲心,在能力所及之範圍內,以種種方便而利益之。比如亡者家屬不接受關懷助念時,我們亦不妨於分舍或助念團道場,呼其名而為他助念,或亦可到殯儀館,為太平間、冰櫃之所有亡者共同助念,則一次助念即可利益甚多亡者。雖未能在其臨終最後一念送他往生淨土,但亦能承諸佛菩薩的加持、佛號咒力的加被,及諸位仁者清淨的大悲願力,都能令其蒙受無比的功德力,善根深厚者即能往生淨土,縱或因緣不足,業障輕者亦可超生人天,業障重者則可消業除障、重罪輕報,功不唐捐。」

最後,上師做總結開示:「 華藏上師當年在凌雲大廈曾對我說:『我們圓覺宗將來會成就很多弟子。』但我們成佛要有資糧,而臨終關懷、助念,即是積聚資糧最好的方法。榮民一生為國,鞠躬盡瘁,如今風燭殘年,即將凋零,如屏東榮家,聽說一個月有三十個人過世。所以我們發大菩提心的行者,必須本著 華藏祖師『我不度眾生誰度眾生』之悲願,盡力去利益他們。不只是榮民,法界中每一個待度的有情,都是我們救度的對象。只要我們心心念念利生度生之心遍滿法界,因緣會自然成熟。就如我們今天『一念蓮華』推廣的成果,也都是諸位深切的悲心共同建立起來。由此我不禁又想到:與其一天到晚在人我是非恩怨得失中兜圈子,何不把寶貴的精神轉來思慮如何廣利更多的眾生、如何令『一念蓮華』推動得更廣、更好?縱然只是起心動念,還未付諸實行,也已有無量無邊的功德。諸位都是具有決定發心的菩薩,也是具有非常智慧的行者,若無非常的智慧,不會全心全力投入此度生智業。因為度眾生即度自己,如今種了度生之因緣,將來之成就自不待言。再者,諸位發心去關懷病患、榮民,但對自己的父母,也要勸他們念佛求生淨土,唯有往生到淨土,永脫生死輪迴,才是真正的大孝。今天我們共聚此會,乃名符其實的『勝會』,因為大家此會的發心,能利益無量的眾生,具無邊的功德,實乃最極殊勝之聚會。謝謝大家!」

 
回華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