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終關懷」經驗談
 
連亮佛
 
友善列印

自從師父推廣「臨終一念往生」以來已屆一年,過去本門因人力關係主要在推動捨報助念,因此臨終關懷經驗與技巧,仍待互相切磋與學習。末學深感臨終關懷與捨報助念之方法差異極大,願拋磚引玉,先陳述個人進行臨終關懷之點滴經驗,藉以引發更多師兄共襄盛舉,分享個人經驗,使本門之臨終關懷,如同捨報助念一樣殊勝,並冀望能帶動更多師兄依循前人經驗,減少進入障礙,快速地進入臨終關懷行列。

臨終關懷之困難點在於病患是活生生的人,他有情緒、思想,對你的言行會有反應,尤其一般人忌諱談論死亡,或不捨得親人,不願往生,若您仍用捨報助念的導示方法,即可能引起病患的瞋恨心,當場坐起來怒目相視或趕你出去。更困難的事,臨終病患通常已無法言語,您不知道他心中是否已有死亡心理準備,不知道他心靈深處的感受,因此導示內容要極為小心,不可照稿唸,因他可能正眼睜睜地看著你。

不宜稱呼病患為某某居士,因他可能未學佛,不習慣被人稱為居士(「居士」即「居德之士」,如同「大德」一樣是一種尊稱)。曾有師兄稱呼病患為某某居士,並依照捨報助念的導示方式導示臨終病人,卻發現自己與臨終病人及其家屬之距離很遠,也感受到關懷後家屬並非很感恩滿意,事後亦未再請我們助念。因此臨終關懷時,最好稱呼臨終者「伯伯」、「伯母」、「阿公」、「爺爺」、「奶奶」、「張媽媽」、「老菩薩(針對有學佛者)」或直呼其名(若為年輕人),更要配合其平常慣用方言(如台語)。

曾有師兄關懷時盡量避免觸及死亡話題,但仍被老先生(臨終者)識破,當場坐起來告訴師兄:「我告訴你,我不會死,我一定能度過明天的生日」,但當天晚上老先生就過世了。這裡是要告訴大家大部分人仍不願(或不敢)面對死亡。民間有些人視「阿彌陀佛」為死亡的代名詞(而「觀世音菩薩」則是救苦救難的代名詞)。

因此掌握習俗、方便導引,並儘量使用臨終者慣用的方言(如道地流利的台語)是關懷者應作的功課。尤其是如何在短暫的關懷時間裡,迅速拉近雙方距離,談論佛法,請其念佛修持、助念,乃至勸其發願往生等,均是臨終關懷極高難度的課題,加上臨終者各人個性、學經歷、宗教信仰、世間罣礙不同,因此難以如捨報助念有一標準範本,照本宣科(照稿唸導示)即可。

為了方便本文的討論,擬先定義相關名詞,以避免混淆,因相關技巧、經驗截然不同:

一、病患關懷:指尚未瀕臨病危之病患,其精神意識可能尚清楚,通常尚能言語,可與關懷人對談。因其尚未病危,病情有可能好轉,不一定有死亡心理準備,不一定接受佛法,個別差異極大。

二、臨終關懷:指醫生已宣佈病危之臨終病患,其精神意識已差,可能呈現半昏迷,亦可能意識清楚,通常難以言語。若在加護病房,常口中及全身插滿管子,呼吸極度困難,與生命搏鬥。在此情形,有些臨終者尚希望好轉,不願離開人世;有些則因痛苦已極,想早點離開人世,個別差異亦極大。通常因痛苦已極,容易接受佛法,如大海值木,但仍不一定有死亡心理準備。為確保「臨終最後一念往生」,仍須助念以帶領臨終者念佛,故亦可稱為「臨終助念」。

三、捨報助念:針對已捨報亡者之助念,因亡者無法言語,不知其情緒感受,助念人可看稿導示、專心念佛即可。

有關「病患關懷」部分,因尚未病危,病患通常無死亡心理準備,在台北是家屬主動要求前往,通常關懷人(師兄)以「探病」名義,事先講好假裝是家屬聯絡人之「朋友」身分,否則病患懷疑你來作什麼、你是誰?既稱為「探病」,如何在短暫時間切入吾人前往主題--佛法,描述極樂世界的殊勝,並提示(或暗示)可發願往生,是極難課題,難有標準模式(導示範例)可循,屬高難度溝通技巧,只能見招拆招,機智應對。若是師兄主動前往關懷,非家屬邀請,更不能為關懷而關懷,即不能強說佛法,可能需多去幾次,惟台北因人力不足,目前無此主動前往關懷情形,均是應家屬要求而隨時出動。

「病患關懷」既難有標準模式可循,以下實際案例或許仍可提供諸位參考:

民國八十九(公元二○○○)年七月十四日,淡水馬偕醫院安寧病房朱女士,六十七歲,患有肺腺癌,家屬並未告知病患本人病情,病患亦不知自己是住在安寧病房,意識清楚,可言談,祇待自己好轉,然醫生已告知家屬準備後事。在此情形,其家中修習顯教佛法的兒子(以下稱李師兄)請本門台北助念團前往關懷。

筆者趕到安寧病房後,先在外面休息室與李師兄了解病患情形,得知病患本人僅是一般民間信仰,並未皈依學佛,無死亡心理準備,講閩南語,而李師兄的父親(即病患的丈夫)亦難以接受其將離開世間。我與李師兄約定我的身分是他的「師兄弟」,前來「探病」。

進入病房後,只見病患與其剛到的女兒,互握著雙手,兩人皆流眼淚,似極為不捨。然另一邊李師兄及其兄弟卻故作輕鬆愉快狀,與我寒喧,並微笑把我介紹給病患:「這是我朋友來看你」,我為了往後要講佛法先鋪路,故意指著李師兄說:「我叫他師兄」。

剛開始我與病患因不熟識,坐在離病患較遠的沙發上,既是探病,當然要表現的輕鬆自然,不宜直談佛法,先與病患及其家人閒聊,就像本來就是朋友一般,總不能像助念時一臉嚴肅。我故意找話題如:「這病房真大,應該是郊區的關係,比市內醫院病房大很多,連外面走道都很大,比五星級飯店還豪華」,因家屬似乎在掩飾悲傷氣息,故作歡樂狀,我則順其氣氛以幽默口氣閒聊。後來病患表示她目前病重,愈來愈重聽,人也虛弱,請我大聲說話。我則趁機拿出金剛沙表示:「我有一個寶貝送給你,這是我師父特別加持的金剛沙,極為靈驗,可消除業障,去除病氣。我有一位同事練氣功任督二脈都打通了,他說這金剛沙非常好,可以排除病氣,很有效哦」、「另有一位有眼通的朋友說這金剛沙都在放光哩!這可是寶貝哦!」病患聞言立刻問我:「我可以馬上戴起來嗎?是否要貼身戴在胸前?」其家人歡喜地幫她戴上,病患亦很高興。接著我又送她文武百尊陀羅尼被,她很高興地親自放進上衣口袋。

病患與我續聊,提到他曾去過佛光山,朝過九華山,並說她現在生病了兒女很孝順,她實在捨不得離開子女,祇祈求讓她延長壽命與家人多相聚。我聞言見機不可失,這是我切入佛法的轉捩點,馬上告訴她:「我可以教你一個讓祈求靈驗的方法」,病患馬上現出極高的興致洗耳恭聽。這時已不是我想講佛法,而已順勢引導成是她想聽聞佛法。

於是我告訴她要多念「阿彌陀佛」,唸愈多愈有功德,迴向祈願才會靈驗,於是帶著她開始念佛,繼而請她照著唸佛機的聲音念佛,她拿出手珠跟著唱誦佛號。這時她很歡喜,我亦傾前拉近距離說話(開始拉近距離),並告訴她念佛時要一心不亂,別的事都不要想才會靈驗、有功德。

為了讓她對念佛產生信心,我想到一個故事可說給她聽,這時我順勢拉近一張椅子坐在她身邊說:「我來講一個故事給你聽」,她全家人亦極歡喜等我說故事。當然這時我已完全坐在病患身邊,靠近她耳邊說話。

「這是六年前一個麵店老闆娘告訴我的,她有一個朋友得了腦瘤,在臺大醫院住院昏迷,她朋友之前就虔信觀世音菩薩,並一心祈求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解救,後來醫生雖已宣佈病危,她在昏迷中夢見觀世音菩薩降下甘露水清洗全身而清醒過來。經進一步X光檢查,腦瘤卻不翼而飛,省卻開刀。」病患問我:「後來這位朋友如何?」我答:「六年前就已健康出院了」。

我繼續說:「阿彌陀佛與觀世音菩薩的心都是相通的,你唸『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也會一起過來,因為祂們都是極樂世界的佛菩薩」。我已經試著點出極樂世界,為往後的開導鋪路。

結果她聽完後也講了一個她親身故事給我聽:過去她視網膜剝離,眼睛有問題,結果看見地藏王菩薩來救她,治癒她的眼疾。

「所以你要相信真有佛菩薩,只要你一心念佛,佛菩薩一定會現前解救您」我靈光一閃故意問她:「那當時你可有看清楚地藏王菩薩是如何解救你?」她答不知道。

「我告訴你,佛菩薩解救人的方式:祂會放射強烈佛光,照射你的病痛處,解除你的病苦。這強烈佛光比太陽還強,但是不會刺眼。」

為了尋找話題,我見到她床頭有小張坐姿彌陀相,我故意說:「哦,你這裡有坐姿彌陀佛像,我送你一張站姿彌陀。」說著我從皮包裡請出約A4大小(容易觀想)的西方三聖像,一尊一尊介紹給她認識,她亦專心的看著。我接著說:「我再教你一個讓念佛更靈驗的方法。」這時她已完全專心在聽,全家亦非常高興。

「當你念佛的時候,你要想像阿彌陀佛像山一樣高,站在你的前面放射強烈佛光,照射你的全身,解除你的病苦,並且一心不亂的念佛,什麼事都不要想。加上您身上帶有金剛沙,效果加倍,非常靈驗。」顯然病患已經產生信心,當場閉眼默念佛號似乎在觀想。我則再提醒她可跟著唸佛機聲音念佛,她立刻歡喜聽從,於是全家人均隨著唸佛機助念,場面安詳莊嚴。

為了介紹極樂世界的美妙莊嚴,當時的氣氛又不宜正經八百談論佛法,讓她起疑我係為佛法而來。我靈機一動說:「我再講一個真實故事給你聽,」一般人都喜歡聽故事「我太太的外婆住在美國,她一生都唸觀世音菩薩,有次她在念佛時,似睡未睡,突然見到很高很大又好亮的阿彌陀佛,和黃金舖地、美妙莊嚴無比的極樂世界,以及黃金珠寶所成的宮殿,許多人都圍著阿彌陀佛聽佛說法,旁邊並有許多小鳥唱歌,就像佛經形容的景緻一樣。」其實這故事是我太太外婆臨終時所見,我故意略去「臨終」一節,以暫時避免刺激她內心對死亡的恐懼。我接著說:「所以極樂世界真的存在,而且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祂們的心都是相通的,都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難。」

不久她表示要坐起來,並說自從生病後腳腫大,不能再去朝九華山。我則答以:「修行是要修清淨心,您能以清淨心念佛,就是在朝一切山了。」因為她前面曾表示去過佛光山,我故意引大師的話:「星雲法師說:『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祇在汝心中』,以清淨心念佛就是在朝山。這可是大師說的,您不用再罣礙沒去朝九華山。」全家跟著贊同附和。

她兒子(即李師兄)為了方便母親觀相念佛,就在其視線前方尋找地方要貼三聖像,病患亦一起表示意見應貼在何處較適當又恭敬,直到找到一處她自己滿意點頭(讓她自己參與)。我再次提醒病患應如何觀想阿彌陀佛放光照射其全身,消其病苦。病患依言又再次觀想念佛,隨即全家又再次助念。李師兄提醒她母親要記得念佛,她答以:「我念在心裡(默念)。」

我陸續從皮包中請出解冤釋結方巾及咒輪貼紙等,說明它們的功德,並表示有人見到這些都會放佛光,故開玩笑說:「我的包包雖小,但寶貝很多,而且整個包包在放光」,惹的病患大笑,氣氛歡喜融洽,全家歡樂,一掃陰霾。她也很歡喜地將解冤釋結方巾置於枕巾下,咒輪貼紙置於枕邊。我說:「現在,你全身都有經我們師父特別加持的寶貝,你就像睡在佛菩薩的懷裡,你只管安心念佛,觀想佛放光,別的事都不要想。」她果然立刻又唸起佛號,閉目觀想,全家再次一同助念。

這時病患與我距離已完全拉近,而且信任,但我尚有一任務未完:如何引導她發願往生、不懼死亡,又不能過於直接碰觸死亡話題。承傳承加持我想到我的父親:「我父親過去跟你一樣有視網膜剝離,又有白內障,共開了六次刀,身體也很不好,常感冒住院。自從皈依 師父後精進念佛,現在身體比我好,眼睛也不再開刀了,也少有感冒。」

我故意以幽默口氣續講:「我父親真有趣,他現在身體健康卻已經預立遺囑,交代我們以後他臨終時,我們不准哭、不准在他身旁吵鬧,要請人來為他念佛助念。他(我父親)說人臨終最後一念最重要,若能念佛則易往生,否則要在六道繼續受苦輪迴。」我面帶笑容,直接又似迂迴地碰觸死亡大事,這時病患及其家人也以歡喜心仔細傾聽,我更有把握,大聲續說:「我父親說人世間太苦了,以後他要往生(移民)極樂世界,因為他精進念佛,他都跟別人開玩笑說他在極樂世界已蓋好三層樓房,請大家一起搬去住。結果一般人不了解,認為往生就是離開世間了,都說:『不去,不去!』其實在極樂世界有神通,要什麼有什麼,不必工作,沒有煩惱痛苦,也沒有廚房,因為不必煮菜,要見家人一想就可見到,不會生病,每個人都像十六歲的少年郎,所以我父親都勸親朋好友應發願往生極樂世界。」我是藉父親之名宣說佛法,聽得她及全家人都歡喜異常,祇欠沒有直接點明要她發願往生,就留一點空間讓她自行思索,以免功敗垂成。

她女兒說平常她母親(病患)很容易昏睡,僅能撐五分鐘就會睡著,今晚卻能歡喜有精神地談話一個小時,真是奇蹟。而我確信只要圓覺宗無上密弟子所在之處,皆是上師傳承及諸佛菩薩加持至為吉祥之處,所以並不感到驚訝。

關懷後,病患安詳帶著微笑入睡,與關懷前悲戚痛苦之情,截然不同,且全家歡樂。(後來發現病患一個兒子還曾當過我的電腦學生,真是有緣。)

以上是我第一次「病患關懷」經驗,全程皆以台語、幽默輕鬆談笑、講故事方式進行,無任何說教,而完全論及臨終之所有佛法重點,並且助念,謹提供師兄大德參考指教。至於不同案例,要視現場氣氛情形,不能固守幽默輕鬆模式,否則恐不得體。

事後據家屬告知,朱女士於臨終時,主動要求家人為他念佛助念,且安詳往生,於捨報後面色一直保持紅潤,咸認不可思議。因此本案應屬極成功案例,病患由原來不敢面對死亡,到發願往生,並主動要求助念,顯見本案例雖是幽默說故事方式,卻完全說動了臨終者的心弦,使其自行發願往生。

至於「臨終關懷」,同是面對活生生的人,但生命已走到盡頭,其氣息微弱,通常無法言語,正努力呼吸,與死神奮力搏鬥,他無暇也不能與你對話,你更無法了解他的心靈深處,關懷導示時若語言不當,仍會引起他的瞋恨心,因他不願離開人世,你卻直碰生死話題。

這時需用極柔和、簡短的方式給予導示。「柔和」是大悲心的流露,「簡短」是因病患隨時會昏迷,精神難以集中,須盡量簡要導示。意識愈不清楚的臨終者,愈需簡短導示。

「臨終關懷」雖極複雜,個別差異極大,然筆者依實務經驗已歸納出兩種導示模式,應幾乎可應付所有狀況,且不易引起臨終者瞋心,使「臨終關懷」變得極為簡單,歡迎所有師兄踴躍參與:

一、針對重症、病危、無死亡心理準備之臨終病患的導示範例:

「○○(依合適的稱呼),請你內心不要慌,多念阿彌陀佛能消業障,解除病苦。因阿彌陀佛是大醫王,念佛一句能消八十億劫生死重罪,多念佛能解除你的病痛,愈痛苦愈要念佛。阿彌陀佛有一極樂世界(知識性告知),在那極樂世界的人不會生病、不會老化、不會死亡,沒有任何痛苦煩惱,只有永恆的快樂,一切心想事成,更有神通能隨時見到自己家人(團圓)。阿彌陀佛的光像太陽一樣,請你想像阿彌陀佛放出強烈佛光減輕您的痛苦,並且眼看佛像(或觀想阿彌陀佛放光,安住在這片光明之中)、心憶念佛陀、口唸佛陀聖號(或持咒)、耳聞佛音,念佛不要停止,這樣阿彌陀佛一定會保佑您。」

「人生如夢如幻,請你(暫時)放下世間一切,不要牽掛,只專心一意念佛,什麼事都不要想,唯有一心不亂的念佛感應最快,能最快的消除你的痛苦。」

二、針對彌留或有死亡心理準備之臨終病患的導示範例:(仍可參酌上述無死亡心理準備之導示外,應再加下述內容助其發願往生)

「○○,您的□□(妻子、兒女••)告訴我,他很幸運,這一生能成為你的□□(妻子、兒女••)謝謝你帶給他(們)的一切,他雖然希望和你在一起,但是又不忍心看你繼續受苦,只祈求您能到更好的地方,也就是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到那裡您的病就都好了,且永遠沒有生老病死與煩惱的痛苦,祇有永恆的快樂,而且你們可以在那裡重逢相聚。祇要您相信阿彌陀佛,在心裡跟我們一起念佛,阿彌陀佛就會來接您去極樂世界。」

「○○人生就像一場夢,夢醒了什麼都帶不走,您心裡不要牽掛任何事,您的家人都會好好照顧自己,請○○放心。您要放下一切,什麼都不要想了,專心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的光像太陽一樣,一直照在您的頭頂,○○要歡喜地投到阿彌陀佛慈悲的光明裡,一直專心跟我(們)念阿彌陀佛,不要停止,阿彌陀佛就一定會來接您去極樂世界。」

導示關鍵在於臨終者本人是否有死亡心理準備,可由其家屬口中探知。實際導示時,當比上述範例簡短而口語化,內容需依實際情形調整。針對無死亡心理準備之臨終者,僅能以「知識性告知」有極樂世界存在,不能勸其發願往生,留下空間讓其自行思索發願。若已彌留,或已有死亡心理準備,或痛苦已極不願續留人間者,則可直接勸其發願往生。

「臨終關懷」會面對臨終者與死神奮力搏鬥;努力喘息;流最後一滴眼淚;吐最後一口氣;見最後一眼等場面,可能面對臨終者於助念中途過世,這時關懷人員要把持正定,不能掉淚,要能立刻處理(灑金剛沙、蓋往生被)﹔指導家屬一同助念;安定場面,並給予臨終導示。

筆者有次進行「臨終關懷」助念時,家屬準備錄音機全程錄音,包含導示及其全家助念佛號聲音。我們離開後,家屬以錄音機放出,效果不錯,因助念速度音調皆是家屬能配合的聲音,事後家屬容易再跟隨助念,且能一再導示,而助念師兄的悲心願力亦在其中,仍能保持現場之安詳寧靜,比唸佛機效果還好。即使事後未請我們助念,家屬仍能靠該錄音帶自行助念,謹供大家參考。

「捨報助念」所面對的是冷冰冰的亡者,而「臨終關懷」面對的是生命從有到無、消逝的過程,較之「捨報助念」更能體會無常。古人到墳場修「無常觀」,尚不及「捨報助念」之功德,圓覺宗弟子到醫院「臨終關懷」是加倍地修「無常觀」與「大悲心」。

「捨報助念」屬亡羊補牢,因亡者已逝,已經歷四大分離及死亡的恐懼,我們才於事後(死亡後)勉力補救,請其念佛,請佛接引,需費很大心力,才能把他從恐懼中救出,而且不管如何,已經歷了恐懼的過程。而「臨終關懷」及「病患關懷」屬積極建設,於臨終者事前(死亡前)尚未經歷四大分離及死亡恐懼前,即予心理建設,安頓其心靈,給予明燈指引,使其免於恐懼,更容易助其往生。因此,期待有更多師兄共同投入臨終關懷的行列。

因篇幅有限,不宜細談,相關內容請參閱「一念蓮華助念手冊」。

祈願

上師身體康泰、長壽自在、弘法利生事業無礙圓滿,

願上師推動「臨終一念往生」一切順利,

願「臨終一念往生」成為全民常識並普及於全世界,

願一切眾生皆能安住正定,臨終一念往生極樂世界。

唵阿吽梭哈!

 
回華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