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終身學習」的重點──生命的終極目標
 
姜宇佛
 
友善列印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必經過程。在這些過程中,有些是我們可掌握的,有些卻不行。先談可掌握的部份。要擁有健康不難,健康的身體仰賴自己有好的抵抗力,以及避免外在環境對自己的侵害。好的抵抗力有下列因素:如遺傳、營養、生活習慣……等;外在環境的侵害:如病菌、創傷、環境污染……等。「預防重於治療」是一點也不假。然而做到預防就一定保證永久健康嗎?一點也不!還記得上駕駛訓練班課程時,授課的教師曾提過一則交通安全的實例:曾有一家四口駕自用小客車,於午夜要返家時,在一紅綠燈口非常守規則地停下來,直到綠燈亮,他才慢慢地起步,但不幸被另一方向闖紅燈的大卡車撞上,一家四口無一幸免。意外傷害幾乎防不勝防,「無常」隨時會發生。有些疾病也是無法預防的,長期的咳嗽看似小毛病,但也可能就是癌症的徵兆。基因是卵子受精時就注定,目前大多數也尚無法改變。有人不禁要問:要如何才能長久保有自己的健康?

目前絕大多數人只著眼在學習「生」時的技能,學習如何謀生、學習如何讓生活過得更好、學習如何保持健康、學習生活上的種種事務……等。這些學習當然重要,但在我們生命交替的時刻,卻完全無法應用,面對生命必經的階段之一「死亡」毫無準備,難道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還要學習「謀生」?不得不學習如何去應對生命的另一個旅程了吧!但是這樣怎麼來得及!生命究竟是什麼?一直是大家探索的重點,但直至目前科學仍無法全然解釋生命,但生命存在的事實歷歷在目。死後生命旅程去向何方,仍有待探討,但生命在這一生即將終了之際,我們豈能等閒視之?因此終身學習的項目除了學習「謀生」,更應包括生命的所有過程「生、老、病、死」。

生命在心跳停止永遠無法恢復時,就結束了嗎?死後真有其他的世界?科學界至今沒有肯定的答案。近兩百多年來,科學的突飛猛進,變成了唯一的標準,科學無法證實的,就不值得相信,科學漸漸成為一種新的「信仰」。有太多的現象科學還不能解釋,但是它卻已存在多時。我們似乎忘了科學最基本的精神「存疑、求證」。在【跨過生死之門:從眾多的醫學研究或獲得證實】一書中提到:「神經外科之父威爾德.潘菲德(Wilder Penfield)在他「繪製」大腦功能的圖譜後,曾在他加拿大鄉村的農場上,潘菲德利用一塊大岩石來表現這個信念,在岩石的一面,他塗上希臘字「心靈」;在另一面,他畫了一個有問號的人頭輪廓,而這個問號就畫在人腦會產生問號的地方。他用一條實線把這兩個圖形聯接到代表醫藥科學的艾斯可拉普火把上,對他來說,這個圖象意味著靈魂存在與否的問題已經被科學解答了。就潘菲德而言,大腦的研究終究可以解釋有關心靈和軀體間的所有問題。五十年後,潘菲德改變了他的想法。因衰弱的身體,他穿上六件毛衣以抵擋加拿大嚴寒的冬天,並且跋涉到好幾十年前他充滿自信畫下的岩石,他用新的顏料把大腦和心靈間的實線畫掉,而以虛線和問號代表那條實線,這成為勾起他記憶的明顯標誌,它提醒他所有有關大腦的研究仍然留有許多關於心智和靈魂間尚未解開的謎。」

一位獲得全世界推崇的醫師最後很愉悅地接受有靈魂存在,而且認為大腦和心智各自獨立才是合理的解釋。目前科學還是無法解釋心靈的秘密。同一本書提及該書作者麥爾文.摩斯醫師(Melvin Morse, MD)在西雅圖兒童醫院作的研究報告,以非常合乎理性,非常嚴謹的分析「瀕死體驗」(the near-death experience, NDE),提出「瀕死體驗」是一個特有的心靈體驗,而且它的共通性,讓人們得重新思考死後的世界,即使目前無法透過現有人為的力量來證明,但那是一個可能存在,無法完全否認。而且在他的研究中顯示:這些有「瀕死體驗」的兒童長大後,都很優秀;因為受到這種體驗內容「被關懷,心靈溫暖的感覺」之影響,他們「回來」的目的就是愛。所以我們不禁反問自己:生時真的比死後要快樂嗎?「生亦何歡?死亦何悲?」

人都要面對死亡!當疾病已無法治癒時,對病人採取全人化的照顧,以維護病人和家屬最佳的生命品質;除了給予適當的疼痛控制和減輕身體其他的症狀外,並同時處理病患及家屬在心理、社會和心靈上的問題,這就是安寧療護。安寧療護的觀念始於1967年,期望邁向「全人、全家、全程、及全隊」四全的醫療照顧;在安寧療護中,病人和醫師是互相學習的。最近立法院通過的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也是基於這個理念,希望讓每一個生命都能得到善終。這也是我們生存最重要的目的之一─「愛」,一種無私的愛的最佳表現。

具恩根本 智敏.慧華金剛上師提出了「一念蓮華」,祈願所有人都能有善終,並且在臨終最後一念花最少的時間和精神,能使生命的下一站更好。 智敏.慧華金剛上師開示:「若臨終最後一念能注想於佛,必能蒙佛接引,往生佛土。」對其他宗教信仰而言,也可隨其「念」,想到何處就到何處。

這就是心靈的力量。它是與生俱來的,端看自己會不會運用而已。人人都應學習自己心靈的力量,但並非每個人都願意、或知道去學習,如果活了一輩子,仍不知如何用,殊是可惜,這也就是提倡「終身學習」之目的之一。

參考【跨過生死之門:從眾多的醫學研究或獲得證實】一書中曾有「瀕死經驗」的兒童,在現實世界他已無心跳、呼吸,但是他的「念」仍在,他可感受當下自己的身體已不在原來的軀殼內,但是他仍了了知道正在進行急救。所以人的這個「念」並不隨軀體死亡、敗壞而終了,而會存在下去。前面曾提及無常不可預測,如果能有了準備,則任何災難來了、任何意外降臨,只要自己能有此觀念,最後一念能眼見、耳聞、口念、心想無不是佛,如此,這世生命旅程才結束,下一站已在佛的淨土有全新的生命。這麼殊勝的方法希望大家都知道,都會做,都能徹底實踐。

雖然只有短短幾句,但是平時要練習純熟,才派得上用場。我們幾乎都有生病的經驗,想想在受病苦折磨之時,還能將自己的「念」成為純一的、不慌亂的正念,是真不容易。何況是面臨生死交關之際,身心會更痛苦,想要安住正念除了須有相當的修持外,還需要家人的幫忙,最好有家人陪同一起念佛,協助他安住正念。這是一個非常值得終身學習的方法,花小小的代價,讓生命獲得更好的歸宿,怎麼能不身體力行呢?

上述書的作者提出一個重點,他說:「瀕死經驗有一方面是神經科學還無法解釋的──光芒。幾乎所有孩童的瀕死經驗(而大人約有四分之一)都有光芒的存在......那些體驗這道光的人說,它不只是光而已,在這個光中有個實體,它以溫暖包圍他們並且仔細照料他們,是以前從未感受到的愛。」

當生物體內所有反應都漸漸停止,應該呈現一片黑暗,如何會出現光明?根據本書內容描述,此光芒有時可被周圍活著的人親眼所見。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孩童思想未曾受到影響,尤其是宗教的這部份。他們所表達的是自己親身的體驗。但是何其巧合,這就是 上師所開示的「法界光明、大悲遍顯」。這是每一個生命體的自性明點,一般人在脫離軀殼之後才認知到,其實自性明點一直與我們同在。

繞了一大圈,最終的答案就在──「佛法」當中。現今科學無法解答最深奧的生命之謎,就在「十二支因緣」;最初生命的源頭,就是我們本具的「體性」。生命如此循環不息,當芸芸眾生汲汲於將此生計畫得更好的同時,何嘗想過努力了一輩子,到了下輩子又要重新來過。 上師慈悲的開示:「生的時候要為死作準備」。 上師謙虛的說這樣講會觸人霉頭;但是,這是 上師在點醒我們啊!這是 上師將浩瀚深奧的佛法,用簡易的口語教導我們如何去實踐啊!這一生的生命和千千萬萬直到數不清的生命相比,實在太微不足道了。學習如何「生」,每個人都那麼投入,那學習掌握自己長久的生命,豈不應該更用點心?當我們到了生死交替的時候,當我們探究生命本質的時候,世間法的所有知識都有如以管窺天、以蠡測海。只有佛法才能根本解決生命的問題,佛法才是真正終身要學習的正道。

孔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可知正道的重要。許多問題或許在很久的將來才可能會有解答, 上師卻已經在法會上明白的告訴了我們,更傳授實際修行的方法。每當 上師提倡「一念蓮華」、「捨報助念」和任何一項利生事業之時,行無緣大慈,運同體大悲,那種慈悲的心,雖然見不到光芒,內心卻深深感動,就好像被溫暖的光明圍繞,其中充滿了無私的大愛。

既然在這一世生命旅程暫告一段落之時,「念」仍是存在的;而且根據佛法上說,人過世後八到十二小時,其耳識仍然存在,可聽到周遭的聲音,這時觸動亡者的身體,會帶給他痛苦;在這段時期,大多數人會見到強烈如千百倍太陽光一樣的佛光來接引他們。所以趁此時應鼓勵其向強烈溫暖的光明前進,到達佛國淨土,長享永恆的快樂!

今日必修的課程是成就自己永恆的慧命,那太重要了!想想生命本在六道輪迴中,無止盡地流轉,要到何時方休?而且在輪迴不斷生生死死的痛苦,比起這一段生命旅程所受的苦,差距何止億萬!若只曉得追求此生的完美,是浪擲人生,捨本逐末。而用一生的生命,來為永恆的慧命做準備,就實在太划得來了!生命的過程除了生、老、病、死,還有死後的再生──中陰,以及解脫及成佛──慧命。不知掌握慧命,又會再次墮入生死輪迴無底的深淵。若知珍惜無價的慧命,就必須學會掌握生命的每一個階段──在生時、臨終時、中陰時、再生時,尤其是臨終這一個輪迴與解脫的關鍵時刻。這是此生乃至生生世世追求的唯一目標!

了解了生命真正的面目,再次審視終身學習的目標,應該如 上師開示:「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今生不向此身度,更待何生度此身。」利用短暫的人生,來學習如何掌握永久的生命,是今生最值得做的事!

「生命的終極目標是追求自身慧命的成就!」

唵 啊 吽 梭 哈!

二ooo年九月二十三日

 
回華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