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學佛的心路歷程
 
趙文佛
 
友善列印

1)生命無常,即在呼吸之間                         

  憶起八年前(民國82年)農曆大年初四夜裡,突然接到從林口長庚醫院,打來的緊急電話,告知家兄趙文刊因死症瀕臨死亡邊緣,正在搶救中,請速前往處理。接此消息,家人無不驚愕,昨日在高雄還好好的,怎麼會……?太多疑問無從解答,不由得隨即自高雄趕赴林口長庚醫院心臟內科二樓加護病房,於凌晨二時左右趕到當時林口霧氣極重,朦朧煙霧中更顯得氣氛凝重,隨後要求能入內了解情況,而映入眼簾的是家兄躺在病床上,顯得奄奄一息,插管靠呼吸器維持微弱生命現象,病床邊竟有8座點滴器同時施打;血壓、心跳、脈博極低,我鼻中所嗅到是急救電擊胸部所留下焦味(急救CPR前後共3次)我感到緊張、驚恐、焦慮、不知所措。醫護人員語帶悲傷惋惜告知我們要做最壞打算,心裡要有所準備。家兄恐難度過今晚,經此說明,我感到有如晴天霹靂,無法接受事實,隨即叮嚀請託醫生力治療,哽咽中,淚水潸然流下。哀嘆生命是如此脆弱,爭一口氣卻是如此困難。

    家兄文刊體格魁梧健碩,身高一八七公分,是跆拳道重量級國手,曾代表國家赴丹麥參加世界盃,曼谷參加亞洲盃,獲銀銅牌,為國爭光投身從戎憲兵特遣隊,由此因緣曾擔任台塑集團董事長之安全人員,後輾轉至基隆中學擔任跆拳教練職務,因此實難讓家人接受,怎麼會在剛過年假要回台北時,與朋友相約在計程車上突然間沒有呼吸沒有心跳呢?經其友人告知當時在車上還有說有笑,閒聊中忽然停止對談,友人察覺有異,隨即請司機先生選就近醫院(台北國泰醫院)急救,爾後又請友人協助撥電話至台塑集團請王瑞瑜總經理協調幫助轉送至林口長庚醫院急救。在長庚醫院二樓加護病房治療過程中,醫護人員非常細心照料,尊重生命,但是生命現象不見好轉,醫生告知因急救過程中有停止呼吸,致腦缺氧而昏迷,縱使恢復生命現象恐成為植物人。我的心情下跌入谷底,當時真是無語問蒼天,欲哭無淚來形容。

    2)殊勝法寶結緣重燃生命希望

   在加護病房,家屬休息室堙A家屬心情都是一樣的在等待過程中,焦慮不安,盼望著有奇蹟出現。在昏迷月餘後,有日隔床病患家屬安慰說:真誠的祈求佛菩慈悲加持,來幫助你的哥哥,是你現在該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隨即將一本「地藏菩薩本願功德經」和金剛明砂和我結緣,囑咐我可用些許金剛砂點在其額喉心處來加持,消除身口意三業障壽命未盡幫助早日恢復生命現象,圓滿解決,若壽命已盡,也能幫助順利往生到好的地方,並囑咐真誠的心虔誦地藏經來迴向,願令早日康復。當時的心情如獲至寶,從未皈依三寶的我竟是如此的相信,從當日起即依照處理並早、中、晚虔誦地藏經各一部圓滿迴向,另外,還常利用空檔時間繞著長庚湖,不斷的唸佛菩薩聖號,功德皆迴向兄業障消除,疾病早日康復。當然對於哥哥能否從昏迷中甦醒過來,我並無把握,只能盡力祈求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廣大靈感的佛菩薩加持庇佑。奇蹟般地,就在每日點一次金剛砂的第七天時,護理人員察覺告知我家兄有恢復意識現象,對事物有所反應,真是不可思議,醫護人員皆同感驚喜,覺得難以置信,隨後家兄在進步中轉至普通病房,繼續接受觀察復建治療。

    8樓普通病房鄰床為中壢圓光佛學院之比丘尼學生。有日下午時刻,隔床之比丘尼和我都在念誦佛經,而兄眼睛注視著我,目光不時望著窗外突然間以極為驚恐語調,喊著我名字,並且說我背後有一條很大很大的蛇,叫我小心,快點走快點走。當時情況我和比丘尼都同感錯愕疑惑,相互看了一下,8樓窗外怎麼會有蛇呢?我並反問說有多大呢?哥哥以肯定且真實語調形容回答很大很大,我更疑惑了,不知如何是好。這時比丘尼智慧拿起我所誦之地藏經翻至前頁(佛像處)請吾兄看著地藏菩薩聖像,使其轉移目光,又問說你知道祂是誰嗎?吾兄則說「南無地藏王菩薩」,反覆的問三句,也回答了三句,自然的也唸了三句聖號,後來又看窗外時,直說:不見了,不見了!」,驚恐眼神也逐漸緩和下來。真是難以置信,若非當時在場,是很難相信此事的。經過了這一幕,內心忐忑不安: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他的意識更清楚進步了。憂的是當他意識漸漸清楚後不知可否面對現實承受現在的樣子呢?

    3)世事紛紛閃電 輪迴滾滾似雲飛

    家兄經三個月治療復建後出院返回高雄家中次日兄於下午睡眠中,突然驚醒後不斷的哭泣,我問明原因,他則說父親回來了,父親說覺得好冷好冷。當時我不知該如何應答,因為父親已過世好久了忽然我靈機一動,請家兄告訴父親明早我們送被子給他,請父親到靈骨塔,骨灰牌位來拿(在危急時我有為家兄準備請自諾那華藏精舍的一件陀羅尼經被)隔天早起後,我隨即陀羅尼經被請到父親骨灰罈放在骨灰上方並灑些許金剛砂在封。祭拜後返家就再也未到家兄有夢到父親的情形了。

    經過了一年時間,在8319日晚上八時過後,我和家兄在看電視八點檔之「包青天」節目之前還節目內容相互對談,一會兒他的腳踢了一下,我當場楞住了,他又沒呼吸沒心跳了我驚慌中立即施行人工呼吸並馬上打電話"一一九"將家兄送至高雄阮綜合醫院急救無效宣告死亡隔日早上我立即到諾那華藏高雄分舍請陀羅尼經被為吾兄覆蓋並再為點上金剛砂(額喉心三處),並請精舍師兄為家兄中陰助,另恭請 上師為父親及哥哥超度(在這之前我並不知悉精舍有免費助念,並且還兄屍體送入冰庫)當告別式那天早上家兄遺體從冰庫推出來時,我發現他的臉龐竟是紅潤的,容顏安詳自在,身體竟還有些柔軟呢(剛斷氣時臉孔是呈黑色的)葬儀社人員,在入殮時問我說:需不需要化菮O?我則過去看了看,撥一撥頭髮說:不用了,這樣就可以了我已深信哥哥已往生到清淨莊嚴的國度了,不必再有所罣礙。在告別式後親友們瞻仰儀容也都同聲說:比在世時還要好看,真是不可思議。在感恩之餘,若無之前金剛砂法寶結緣及難得機緣下恭請  上師為父親、哥哥超度以及精舍師兄之助念,我的父兄恐已在輪迴滾滾中,受苦無窮,災劫無盡,在此無限的感恩、感佩、感謝……。

    而今,我在感受人身難得下,毅然皈依了具德根本 智敏、慧華金剛上師,把握有限生命精勤修行,了知世事無常,因果業報絲毫不爽,進而學習菩薩六度萬行,化解定業,增進福慧,了脫生死恩師開示:「助念為六度齊修之法門」因為由助念中「看破世間無常」並生起「救拔眾生,出離六界」之四無量心,由念念觀照,不住「法」「相」,開、示、悟、入佛之知見,實修實證,開顯心量,如幻遍度一切眾生,而無一眾生得度者,助念是如是殊勝六度齊修之發大菩提心法門,為大乘行者悲智雙運,福慧雙修,最了義的修行機會。佛偈語云:「智不入生死,悲不入涅槃」乃為救度無量尚在輪迴生死的六道父母,於因果輪迴中,助念時,我們眼前所見臨終垂死掙扎、痛苦無依的有情,就是我們前世累劫之父母,只因隔世之迷,相逢不識思助念時這一幕,「無常」到來時,我們也將成為眼前臥病垂死之人。而今,我在感恩下參與助念,也懇切的期望金剛同學、十方大德們,共為佛陀、恩師利生本懷一同參與助念,共同荷擔如來利生家業,善盡自己無盡的心力,效法恩師無盡的悲心與慈心。願生生世世追隨 上師,盡度眾生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虛空有盡,我願無盡。虛空有盡,我願無盡。

 
回華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