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鬘法寶正史本生
又名 桑林瑪-蓮華生大士銅金宮本生

 
◎宜喜措嘉佛母 秘錄封藏
◎伏藏導王孃•拉•尼瑪•歐澤 發掘伏藏
◎艾瑞貝瑪昆桑 譯英
◎張志佛 譯漢
 
友善列印

第十四品 毘盧遮那取經法 後為放逐札哇攏

赤松王夜夢吉祥金剛薩埵出現空中,授記如是:「大王,印度國境有神聖教授名大圓滿,非如因乘之教法,彼可至證解同時,王當遣二譯師赴印。」藏王乃往欽普大殿詣蓮華大師尊前,述及彼夢。大師曰:「此夢甚吉。當令汝最聰慧之臣子二人於堪布菩提薩埵尊前剃度,學習譯事,我亦將授彼二人神通方便令旅途無障礙。」赤松王聞西藏最聰慧二人乃巴格地方西杜之子毘盧遮那與倉地原天之子勒竹,王乃頒令:二人於菩提薩埵尊前剃度,學習對譯技巧;蓮師亦授二人神通。

赤松王予二人金砂一袋及金磚一碇,派遣二人求取大圓滿法。邊境守衛欲搶黃金,毘盧遮那乃以神通變黃金為砂石,復變砂石一袋為金而予之,彼等甚歡喜而令二人自由離藏赴印。

二譯師抵印後詢問諸方何人最擅大圓滿教法。眾人一致回答大譯師師利星哈為最擅長者。二人乃往師利星哈大師座前奉獻黃金求法,曰:「大師,藏王得一預言,謂當於印度求取可令一生成就正覺之教法,名聖大圓滿,故遣我等二人求法。今一心祈求大師垂賜教授。」聞是語已,大師允諾曰:「善哉,藏王具大信心,汝二人亦甚勤奮,以聖大圓滿將於藏地發皇,我將授汝二人此法,惟印度國王以嫉妒心欲私有佛法,我等應機警善巧為之。」說是語已,師利星哈引二人入一屋中授與灌頂,屋外有牆九重圍繞。復於木架上置巨大銅皿,而後大師坐於其中,身披厚棉袍,復以銅管置口中而傳法。

大師教授二十五部續:
初則授以「廣大虛空續」闡明菩提心之粗細要點;教授「大空心續」將難於領略之菩提心意置於道中修持;教授「大空解脫續」闡明心性究竟無著;教授「心髓王續」闡明心性無遷變;教授「菩提心界續」闡明心性於本性中本來安住;教授「智慧精要續」闡明心性自生智;教授「口訣寶鬘續」闡明心性無央大界;教授「秘密汪洋續」闡明心性遍一切有情;教授「智慧覺性續」令了悟心性本覺;教授「清淨大空續」令了悟萬法相合於心性普賢大界;教授「精要心續」令於心性無上真如生決定信;教授「菩提心大空續」令無誤闡明心性之基;教授「唯一心續」闡明心性即唯一大界;教授「唯一禪定續」令無誤安住心性自如;教授「短漸修續」以漸次闡明心性;教授「吉祥燈續」闡明諸經典中心性乃為最要者;教授「大空譬喻灌頂續」令依灌頂次第闡明心性;教授「智慧燈續」闡明心性超離言詮;教授「無字大空頂續」闡明心如虛空無有自性;教授「華光寶續」闡明心法如何生起;教授「珍寶燈續」闡明一切心法無有自性;教授「珍寶鬘續」闡明一切心境自生;教授「三界明燈續」闡明心性於三界顯露;教授「了義精要續」闡明心性了義正確之義;教授「最秘金剛續」闡明心性無有變異;教授「本初佛境續」闡明心性於有情中呈顯佛境;如是大師教授廿五部續。

 

繼而師利星哈大師教導十八主經:


以諸法生自菩提心故,教授「覺性杜鵑經」;為令超越諸勤勞造作,故教授「菩提心大力用經」;以心性於法界中本自圓滿,教授「大金翅鳥見經」;以禪修之自性於大空中本自圓滿,故教授「石中純金經」;為圓滿禪修之性,故教授「大空不退幡經」;為了悟心性本空,教授「善妙智慧經」;為闡明禪修方便,教授「禪修成就經」;為闡明心性即本來法身,教授「最勝王經」;為闡明心性即唯一大界,教授「無生明點經」;為開顯心性超越生死三有輪迴,教授「命力輪經」;為闡明善妙德行源自心性,教授「如意寶珠經」;為令一切想念安住法性境,教授「遍覆珍寶經」;為闡明諸乘源自心性,且於是中圓滿,教授「大空王經」;為闡明安住心性普賢境中乃無可超越諸法之巔,教授「任運頂經」;為闡明心性離諸造作本自安住鬆坦境,教授「遍覆大樂經」;為闡明菩提心不為妄念垢染復以諸功德珍寶莊嚴故,教授「珍寶綴飾大樂經」;為闡明輪涅於菩提心界中自生,教授「多寶大藏經」;為闡明譬喻諸乘自住於菩提心,教授「譬喻教經」;如是教授十八部經。


師利星哈大師云:「我已廣演教法竟。然印度人於佛法意欲私有,是以汝等返藏途中性命堪虞,故當修練神足通。」乃傳神足通之修法教授。大師予巴格子法名毘盧遮那。倉地之勒竹未修成神足通,而欲取悅藏王,乃先返藏,於邊境時即為金剛座守護所殺。


毘盧遮那擔憂城門守衛搶奪教典,乃以阿汝拉果實榨汁作神奇墨水書於棕櫚葉上,平時不見,火烤方現。


於首途西藏是日黃昏,金剛座四門之鎖皆一時作響,寺院守衛乃語門禁守護云:「藏僧將攜佛法遠離,勿令彼得逞。」門禁守衛乃上鎖看守。翌日清晨,毘盧遮那至,聞眾人云:「昨夜人人皆有惡夢,我等應檢查此藏僧所攜者何?」乃於毘盧遮那全身搜查,然彼除二冊棕櫚葉外餘皆無有,守衛乃云:「是人所有無非棕櫚葉,上無一字,定非彼僧,當放行。」乃許毘盧遮那離去。毘盧遮那雖已成就神足通,猶恐不能逃脫邊境守衛,乃與守衛長結交,予彼金砂並令彼作誓。守衛長乃遣離其餘守衛令毘盧遮那繼續行程。


所有班智達夢太陽為一僧攜去西藏而消逝,草木枯萎,啾啾鳥聲亦不再悅耳動聽。金剛座國王詢問班智達:「是何緣故,有以致之?」對曰:「藏僧定已將佛法攜去。諸具神足之兵士速至邊境查詢。」邊境守衛長云:「無有一人狀似藏僧至此。唯有一男子若蒙地商人經過,然未攜何物,若竟是彼,則亦已至西藏矣。」神足士兵等乃返。以神足成就故,毘盧遮那僅七日即由金剛座抵藏,乃至赤松王前敘述前事:「我今已將大王欲求之法取回,印度人欲護佛法之心甚熾,且藏地大臣亦敵視正法,加之大王亦甚易為彼等左右,謠言許已散播,希勿聽信之。」如是忠告。


爾時金剛座國王云:「欲捕捉藏僧,為時已晚,現不論授彼教法之師為何人,應懲處之。」然遍試諸占卜兆示與星象曆算皆毋能定教授師姓字。有一精通星算之婆羅門女云:「我見一相,然與常情相違,不敢說與大王。」王云:「但說無妨!」女云:「我見一湖,地處三山之巔,山頂有一雜色平原,中有一物,週身是眼,有一紅喙若一肘量,彼即授教法者。」眾人皆以其難於置信。


王乃云:「當遣神足兵士至西藏散佈流言。」二精於神足之兵士乃遣往西藏。二人乃作托缽僧狀至桑耶寺頂閣樓毘盧遮那授王教法處云:「此藏僧未由印度取回任何經法,有者乃能毀壞西藏之惡咒,其人實為外道惡徒,應處死。」眾臣云:「此為實言,彼將毀滅西藏,應溺斃之。」王駁之曰:「此非屬實,乃因彼印人欲私有佛法,心生妒嫉,有以致之。」眾大臣不從王言,王乃令一原住部落乞丐著毘盧遮那之衣冠。乞丐被置銅鍋中,頂為錫蓋所封,丟棄於藏波河流入下游。毘盧遮那則藏於一大柱後之宮殿頂樓夾層中,於夜中藏王供養毘盧遮那飲食並請法。於毘盧遮那講授「本心十八善妙五十品」竟,一侍臣及則蚌之瑪顏夫人探知其事並廣為宣傳。眾臣乃與王曰:「大王已犯一嚴重過失:『揮霍先王所積所有金銀財寶於塑造泥像,而聲稱建造宮殿,作修持正法狀;並詐以一原住部民投入河流,而於毀滅西藏之黑巫師言聽計從。彼應受罰,若彼不受責罰,王將壞國法』。」

赤松王無奈,甚絕望而詢問毘盧遮那當如何,上師答曰:「大王,前數世,我生於嘉莫察窪地為勒秀王與巴姆女之子。今仍有宿緣堪能教化彼方,請放逐我至該處。大王諦聽:於印度有一大師毘嘛拉密札者,乃印土諸班智達中最有成就者,當往邀彼以建立僧伽。其時王於我所教授之經法可得彼證實,諸大臣亦將生信,我等亦可再相會。」赤松王無力故為臣子擺弄,終將毘盧遮那放逐至嘉莫察窪地。

於毘盧遮那抵北方雅拉希沃時,回首望向中藏,猶如朝陽初昇;望向康地時,猶如日沒晦暗,不禁悲從中來,涕淚湧出,然亦只得繼續前行。

於抵嘉莫•札哇攏處時,毘盧遮那大師駐足山邊,中藏地方群鳥皆聚於上方,右繞於彼。該地人士皆以為難以置信,乃凝視之,故見大師。眾相傳言:「有一西藏異人來此。」而擲大師入蝨子漥,復又擲入青蛙凹,大師皆毫髮無傷,乃請大師出,並稱揚彼為聖者。大師云:「西藏王臣遣我至印度求法,印人為私擁佛法故,誣指我為黑巫師;我乃為西藏王臣放逐此處。」前數世中,我曾生於此處,乃是勒秀王與巴姆女之子比丘普那是也。

眾人皆信並作是語:「彼能記憶宿命真不可思議。」乃頂禮大師作殷重懺悔,頭禮其足,恭敬承事。爾後,大師尋思:「我當宏揚盛大圓滿法於嘉莫•札哇攏處。」乃至群童牧牛處,教導彼等念誦「別炸薩埵,別炸薩埵」,群童皆作「巴朵,巴朵」唯有二童誦出「別炸薩埵,別炸薩埵」。於傍晚時,毘盧遮那置二童於彼左右教授大要,於日間則教授經典,二童如是學習並證悟大圓滿法,爾後於嘉莫•札哇攏處宏傳正法,發揚光大猶如朝日。

此乃蓮花生上師無垢本生第十四品,述及巴格地方之毘盧遮那赴印求法,後被放逐於札哇攏。

 

第十五品 法王崇佛制律儀

赤松王尋思:「我願乃欲置西藏王國於正法道。以往已派遣最聰慧之藏人赴印度取回最殊勝之教法。然而仇視佛法之大臣心懷忌恨,不許我修持,竟以王律懲處並驅逐求法之譯師。今我應邀請一精擅外內教法之印度班智達,並尋藏童之聰慧者數人學習譯事,數人剃度及修持等。既作是念,赤松王乃詔告四方臣民此新律:「我乃護持佛法之大王,故於今日起,將頒行依佛法之法律:有剃度、習譯事與修習佛法者,我將取其足履之石置我頂上以為禮敬處。」遍知三世之蓮華生大師甚為感動,乃與赤松王及大臣曰:「

大王!法王!
頒定佛法法律極殊勝,
我蓮花生—
已證三毒為正覺三身,曉徹諸念為法性大空,
諸般妄念皆自然寂息,執著鍊索皆任運解脫,
本然智慧朗然無間斷,宿命神通差堪為佐證。
現在曉徹未來之演進,亦知過去風雲諸變遷。
堪布菩提薩埵蓮華生,與汝赤松德真王三人,
前世生為劣民三兄弟,於中天竺之摩羯陀城。
我等之母貧窮飼雞女,為母積德故建舍利塔,
加容卡秀大佛塔之前,呈獻供養而如是祈願:
願於邊境冰封之雪域,建立正覺佛陀之法教,
由此願力故一轉生後,為羅剎金仙婆羅門子,
乃於塔前獻供作祈願。
金仙子祈願如下:
『願生雪鄉為西藏法王,建立正覺佛陀之教 飭。』
由此善願力汝生為君,行為敬謹堪受稱法王。
婆羅門子祈願如下:
『汝為君時我成班智達,護持正覺佛陀之法教。』
由斯願力生為沙霍爾,汝成住持堪受具足戒。
羅剎子蓮華祈願如下:
『汝為法王我證大成就,具足神變護持佛教法。』
由斯願力生於鄔金國,聚首於此當護佛正教。
印土摩羯陀地方,金仙師利門有妻,
名喀拉瑪帝生子,阿沙瑪路捨報後,
轉生西藏之國王,此王統領國政時,
臣民所需及法教,悉皆出現無遺漏。
印土庫沙卡名妓,帕瑪妮一子逝後,
轉生大臣赤桑雅,達瑪西拉轉生後,
賈陀拉稱大臣是。
達瑪札那轉世後,赤桑拉羅大臣是。
達瑪卡雅轉世後,庶布巴己星嘰是。
達瑪從卡轉世後,多金卻衝大臣是。
達瑪密札轉世後,達拉路剛大臣是。
如是六臣共發願:聚此雪域之邊境。
彼等印土結業緣,現今成熟於藏地。
大王主政彼為臣,六人嫉視正法教,
彼等久遠過去世,受生為種種旁生,
彼等昔時為牲畜,現今此生留印記:
加茶拉囊時為豬,彼自奈蘭境中來,
現於鼻尖有黑痣,乃曾為豬之印記。
達拉路岡時為牛,彼自奈蘭北方來,
現於頸上有黑痣,乃曾為牛之印記。
赤松雅拉時為犬,彼亦奈蘭地方來,
現於前額有黑痣,乃曾為犬之印記。
彼時奈蘭有一雞,即今多舍卻沖是,
現於臍上有羽毛,乃曾為雞之印記。
彼時奈蘭有豺狼,即今賈陀拉稱是,
彼之顱形似豺狼,曾為豺狼之印記。
彼等六畜捨報後,轉生為妓女六子,
發願相會於藏地,現為大王六臣子,
護持正法之臣民,後世將轉生善趣,
不信正法墮惡趣。
婆羅門子普那蘇,轉生菩提薩埵是,
已證殊勝之成就,眾多比丘傳戒師。
札久林之金仙者,比丘星哈捨報後,
轉生比丘巴楊是。
奈蘭城中有比丘,賈布寧波持律儀,
其母妓女名律精,父乃金仙名業王。
轉生嘉華邱揚是。
木札城比丘吉達,父婆羅門袞那悉,
其母后妃勒巴姆,轉生南開寧波是。
比丘曼殊師利者,其父婆羅門智財,
母乃妓女谷瑪莉,曼殊逝於金剛座,
轉生名為盧嘉稱。
男子高尼決地者,與妻那拉雅有子,
逝於印度大城中,轉生卡哇巴澤是。
鐵樹大洲之境中,有一龍女捨報後,
轉生準巴南卡是。
百沙里地有金仙,其五女逝於印度,
轉生五比丘是也。
正直喜悅二王子,逝於印度地方後,
轉生宜喜楊、準卡。
善信阿南達二女,轉生勒竹與達瑪。
札哇龍地有王子,比丘普那捨報後,
轉生毘盧遮那是。
如我鄔金蓮花生,遍知過去之風雲,
於王臨朝主政時,佛律法將極昌勝。」

 

如是大師說偈。赤松王、大臣、徒眾與王所統領之四方子民,於時皆大歡喜。

赤松王乃依佛教制律法,嚴謹猶如絲綢。王以受具足戒者為禮敬處,並造一尊貴比丘之聚落。復鼓勵密咒行人修持儀軌,並造一白衣行人之聚落。王許可所有行人依彼所好而修持教法;並授「禮敬處」之稱號於一切書寫持誦佛語者;又遣最聰明善說者赴印度習譯事。

堪布菩提薩埵教授佛法名句與口語,教導在家人書寫、占卜、天文等,並為受具足戒者之傳戒師與教授師。蓮華大師主持一切密咒法軌,如灌頂,開光勝住等。

此乃蓮華生大師無垢本生第十五品,述及赤松王依佛教制定律法。

 
回華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