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終關懷培訓課程隨堂簡報
 
黃海佛
 
友善列印
〈一〉影片欣賞—大病人
 
主講者:王浴護理長
 

王浴護理長,以自身從事護理工作多年,乃至到目前擔任台大醫院緩和病房護理長的心路歷程,引領大家進入「安寧緩和醫療」的主題。並以〈大病人〉影片欣賞,揭開培訓課程的序幕。

〈大病人〉雖是商業電影,但它所針對的主題和所呈現問題,巧妙地全然符合於安寧緩和醫療的理念,似乎是專為安寧緩和醫療而拍的。即使是對安寧緩和醫療全然不了解的人,看過這部影片之後,對安寧緩和醫療也都有一個具體的概念了。不過仍有一些微細的問題,影片中無法全部傳達,而這也留下了討論的空間,所以在影片欣賞之後,學員熱烈的發問與討論,以及王護理長精微的解說,將培訓課程的氣氛迅速地帶入高潮。

關於疼痛處理與一般民眾對嗎啡的恐懼,王護理長表示:嗎啡在醫療上,實際上是一種非常好的止痛劑,雖然不能說100%的疼痛症狀都能處理(例如心因性的疼痛),但99.9%的疼痛都可以獲得減緩及控制。而且嗎啡在安寧緩和病房可以無上限使用,所以不必擔心上癮及後續供應的問題。

對於影片內容,王護理長提出一項澄清:氣切患者雖無法講話,但仍可以進食。

另外對於安寧緩和醫療所針對的對象,王護理長亦作說明:是針對「不可治癒的末期病人」,所謂「末期」,並未指明何病。所以並不是癌症病患即放棄治療,必須是已達不可治癒之末期病患,才能接受安寧緩和醫療。

對於安寧緩和醫療的意願表達,若病患意識清醒,則可簽署「意願書」;若病患意識已不清楚,則家屬可簽署「同意書」。

 

〈二〉病情告知的技巧與方法

 

主講者:王浴護理長

 

(1) 病情告知的基本觀念


病情告知,不只是一個動作,而是一個過程,而且過程的長短與方式因人而異。

大部份的人(包括病患家屬及醫護人員)常因各種內在觀念及外在壓力,而不願意或無能力對末期病患真實地告知病情。但若隱瞞病情,事實上只會造成病患的疑慮,進而障礙醫病關係及親人溝通,而病人亦感孤立無助,最後是造成亡者與生者兩遺憾的結果。而且基於醫學倫理及法律,都認定醫師有告知病患病情的責任,所以事實上,並不存在「告不告知」的問題,而只有「如何告知」的問題。

安寧緩和醫療的架構,是以病患能認同死亡並進而面對死亡為起點。而要讓病人能認同及面對死亡,首先必須告知病患病情。所以病情告知,是安寧緩和醫療的基礎。

(2) 病情告知的技巧

病情告知既是一個如此重要的過程,如何進行這個過程?首先必須對病患及家屬從各方面來做評估,一方面建立良好信任的醫病關係,並把握住合適的時機而告知。告知者必須預知病患可能的情緒變化,並在告知之後,必須完全接納其所有情緒,並能處理其情緒。

對情緒的評估:雖然一般來說,病人情緒低落時不宜告知,但有時雖情緒低落,卻思慮很多時,卻反而是適當的告知時機。

對支持系統的評估:有時某一支持系統不足時,可由其他支持系統來補足。

對家屬的評估:因為在安寧緩和醫療的架構中,病人是主角,家屬是配角,而醫療團隊成員只是跑龍套,所以家屬也很重要。

(3) 病情告知的方法

另外,病情告知必須注意到一些重點:何人、何處、何時、如何、何事?

由何人告知?在一般病房,病情告知是醫師的責任;但在緩和醫療病房,所有安寧緩和醫療團隊的成員,都可告知。若病人問起病情,被問者無法回答,可用其他技巧,讓病人自己講,被問者點頭或搖頭,即使家屬怪罪,亦可說是病患自己講的。因為通常病人自己都已知道自己的病情,他的詢問只是向我們求證。

在何處告知?地點要具隱密性。

在何時告知?掌握適當時機,特別是病患本身已問起時。若是病患問起,而被問者時間上不允許或不足,則可約定時間。

需告知何事、範圍多少?這是由病人主導,而不是由醫療團隊成員主導。所以病情告知的大原則,是病人想知道的,一定要告知。告知者可技巧性地反問病人對自己的病況了解多少?由此確認病患想知道的範圍。告知時不要馬上講很多,可以先講一點,視其反應與求知程度,再逐步深入告知。

該如何告知?告知時,必須以病患所能理解的辭彙來為解釋,並澄清病人的理解與告知者所給與的訊息是否一致。告知後,必須同理病人一切情緒反應,並且以「幽谷伴行」的方式,給與持續支持,這比告知更重要。所謂幽谷伴行,重點在於只是「陪伴」,而不是推拉。病患的情緒常不穩定,當他的情緒低到谷底時,我們也要到谷底陪伴他;他往上走一兩階,我們也陪他往上走一兩階;當他又掉到谷底時,我們仍舊要回到谷底陪他。

(4) 問答

最後,王護理長給志工的忠告:不要直接跟病患講往生、一味要病患放下。有時病患對家庭、對社會有牽掛,實在放不下,也往生不了。所以若還有能力、有時間、有機會把牽掛的事處理完,他自然能放下,如此更能幫助他往生。

針對遺體護理與佛法上臨終四大分離及捨報後神識脫離色身時盡量不要觸動亡者有所衝突的問題,王護理長在回答學員問題時表示:在安寧病房,絕對可以完全依照佛法來做,只是在亡者斷氣後必須為他換小床,但會在他生前及換床時,都先跟他講清楚。換衣服可以在助念完後換,也可以在事前換,但不要在臨終時才換,即使提前一兩天換也沒關係。因為到臨終四大分離時,換衣服會使病人很痛苦。

   
〈三〉安寧療護的理念與原則
 
主講者:許禮安醫師
 

(1) 安寧療護的定義

名稱:緩和醫療(國內稱為安寧療護)。

定義:當疾病無法治癒時,對病人作積極完整的照顧。

工作:疼痛及其他症狀的控制,以及對精神、社會、和靈性問題處理。

目標:達成病人與其家庭的最佳生活品質。

應用:此觀念可提早運用在疾病的治療過程,包括抗癌治療上。

原則:尊重病人的自主權,任何決定都要經過病人同意才能進行,包括所有的檢查和治療。

(2) 安寧療護簡介

四大原則:讓病人舒適(症狀控制)、關心病人真心對待、傾聽和溝通、讓病人盡量能過日常生活。

四全照顧:1.全人照顧—身、心、靈的整體照顧;2.全家照顧—病患及家屬;3.全程照顧—從接受安寧療護,到病人死亡,及之後的家屬悲傷輔導;4.全隊照顧—醫療團隊,包括醫師、護理師、社工師、志工、營養師、心理師、宗教人員等。

完整的安寧療護模式應包括:安寧療護照會小組、急性安寧病房、安寧居家療護、安養中心、日間照顧中心、慢性病房、照會諮詢中心等。而國內僅有前三項。

安寧療護的對象:國外的安寧緩和醫療,除癌末病患外,還包括漸凍人和愛滋病末期。國內僅給付癌症末期病患,今年開始試辦漸涷人。

要認清死亡是生命的本質,每個人都要死,所有醫師都救不了自己,都是死在別的醫師手上。

現在絕症愈來愈多,醫師可治癒的病愈來愈少。如糖尿病、高血壓,也都只能控制,無法根治。癌症統計以五年為存活標準,若發現後五年零一天過逝,亦算治癒。

慈濟醫院心蓮病房是個觀光區,每年有幾十萬人來觀光,但在觀光的過程中,就宣導了臨終關懷的理念。

心蓮病房的理念,是盡量讓它不像病房,而是像家;不是生病的地方,而是生活的地方。希望醫院所有病房都設計同心蓮病房,以病患及家屬的需求為主。

(3) 安寧療護志工須知

醫院是醫療場所,不是傳教場所,所以即使是宗教醫院,也必須尊重並滿足病患的其他宗教需求。

要給病人他想要的,而不是給他我們想給他的。

要把病人當朋友,而不是當病人。

志工在陪伴病患之餘,要回頭看看自己:今年的生日會不會是我最後一個生日?

如果我不把未來的醫師教好安寧療護,我以後必定落入他們的手中,那時我就會死得很痛苦。

所以大家上這些課程結束之後,不僅要自己了解,回去還要會對別人講,要對家人宣導清楚。因為以後你死的時候,也必定落在他們手上。

   
〈四〉安寧療護的倫理問題與臨床應用
 
主講者:許禮安醫師
 

(1) 安寧療護與安樂死

安寧緩和醫療與安樂死的不同處,在於它是「安樂活、尊嚴死」。

安樂死是以積極或消極的手段而導致非自然死亡。安寧療護則是以積極的方式,為病人做支持性的治療,藉由緩解身體痛苦症狀,與心理及靈性的協助,提昇病人生活品質,讓他活得安樂舒適;最後依病人意願,不使用高科技維生方式來拖延病人不可治癒的瀕死期,讓他自然地死亡。

安寧療護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預防發生讓病人想要安樂死的情況。

(2) 安寧療護的倫理原則

末期病人因已不可治癒,所以治療目標從「治癒」轉為「照顧」,治療方式為針對症狀做支持性的緩和治療,而非對疾病做治癒性治療。

安寧療護中,最重要的是信任的醫病關係。要建立良好信任的醫病關係,必須以誠信為處事根本。

(3) 臨終觀念的澄清

放下「助人意識」與「問題意識」,只是單純的「陪伴」病人。我們常想去幫助病人,以為自己是助人者,病人是受助者,但事實上,最無助的常是自以為是的助人者。我們常想找出病人與家屬的身、心、靈、家庭、社會等問題,並加以解決,但事實上,外人是無法真正了解他們的問題的。所以不要把這些事情當做「問題」,要當它只是一種「現象」。也不要想要幫助病人。

病人是我們的老師。比如助念後亡者有安祥的笑容,這不是助念者的功德,而是亡者教導助念者,讓助念者增加信心。

(4) 志工守則

志工的第一守則,就是放空自己,不要想要對病人講什麼,讓自己什麼都不能做,這樣你才能傾聽病人的聲音。

即使想要「幽谷伴行」或「提燈照路」,真正行路的是病人,要怎麼走、結果如何?都無法預測,我們只能「陪伴」而已。所以「悲傷輔導」應改為「悲傷關懷」,「靈性照顧」應改為「靈性陪伴」。因為我們沒有能力去輔導別人、照顧別人,只能給予安慰與陪伴。

盡量去陪伴沒有家屬、無人探視的病人。見到有家屬在陪伴病人,就不需要錦上添花,把時間留給家屬,不要和家屬搶位置,要讓位置給家屬。

不要打擾病人休息。

尊重病人的宗教信仰,靈性需求不一定是宗教,靈性照顧也不等於傳教。若病人把生病怪罪於他的宗教,不可勸其改信其他宗教,要跳脫宗教層面,直接探索其對生命與死亡的態度。

不可講報應,對病患講報應,是對他心靈與自尊的打擊。

不可叫病人要堅強、忍耐等,更不可以自己的經驗要求病人,因為每個人情況不同,病人所受的種種,只有他自己能了解。

不要害怕沈默與哭泣,沈默可以進入病人內心深處,哭泣則可洗淨心靈的灰塵。

任何人都沒有權力決定別人的生命與死亡。即使是家屬,也無法替代病人受苦與死亡。生命是病人自己的,必須絕對尊重病
人的自主權。

   
〈五〉靈性與覺性的照顧
 
主講者:宗惇法師
 

(1) 靈性照顧與覺性照顧

靈性照顧,是相對於身心世界而言,對象是一般臨終者,目標是緩解身心眾苦。

覺性照顧,是相對於無明執著而言,對象是佛教的修行者,目標是走向解脫之道。佛教徒從皈依開始,即是覺性的照顧。


(2) 臨終情境
臨終之際,是體力和心力比賽的時刻,盡管體力持續衰弱,但要以心力勝之。此時也是靈性發揮成長潛力的時刻。


(3) 靈性照顧的架構

靈性照顧的架構:病患整體性疼痛→病情告知→接受死亡→感應靈性存在→依持佛法→成佛之道。

接受死亡,死亡是人生之旅的必經之路。我們活著,是要為死亡做準備。

末期病患及家屬,要把握有限的時間,做有用的重要的事,不要一直用於討論無意義的醫療行為。

若臨終者執著於未完成的心願,要他放下卻放不下,何嘗不可滿足他的心願?心願滿足了,執著即放下,內在的力量即生起。

從靈性照顧的架構中,可以看出依持佛法是在中後階段。如果一開始就要病患念佛,易有反效果。若能陪著他走過基礎階段(即病情告知與接受死亡),在其接受死亡之後,到感應靈性存在的階段,再引導其念佛,則病患較能接受,並易生起信心。

健康的人念佛不易有感應,癌末患者容易有感應。

病苦時念佛,當作是模擬考;臨終時念佛即是大考。

在談論奇異經驗時,要覺察是讓病患更有信心或是沒信心。


(4) 靈性照顧的目標

靈性照顧的目標:面對死亡的學習、身心痛苦的緩解、死亡恐懼的消除、心性的成長。

一般人對死亡的恐懼,是出於對死亡的認知不清。

每個人隨時都處於臨終狀態。


(5) 靈性照顧與修持

對別人的臨終關懷,不如說是對自己的臨終練習。

   
〈六〉臨終病人之身體需要及照顧
 
主講者:林瓊玲護理長
  (1) 生理基本需求及護理
     
 

 

1.身體:
     
身體的整齊清潔是維持人性尊嚴的基本需求。

愛美的病人,病會好得快,因為還會注意到他的身體形象,表示他能接納自己,所以我們也要接納他的意見。

大小便是個人隱私的事,到了連小大便都要依靠別人,是人生最大的恥辱。如果護理人員不能了解病人的需求,則病人每開一次口,尊嚴便喪失一次。

護理人員指甲一定要剪,因為必須用手為病人處理,而病人的皮膚都很脆弱。醫護人員不是用嘴講的,而是要用手做的,要做到讓病人和家屬信任。

若病人身體有味道,即是照顧品質不好。任何再不好的味道,只要用心,一定能除去。身體大部份地方,只要用水擦洗即可,但在有皺摺處及黏膜會分泌處,一定要用少許肥皂,才能去除異味。

病人皮膚、黏膜等的處理,是清潔,而不是消毒,所以只能用水及少許肥皂。如沙威龍等消毒水類清潔用品,會傷害癌末病患的正常細胞組織。

皮膚的清潔,以毛巾擦洗最好,吸附度最高,柔軟度亦佳。

只要病人的手還能動,就可以讓他在床上刷牙。

嘴唇的構造是皮脂腺,所以當嘴乾時,必須用油脂,但不能用唇膏,要用凡士林之類。切不可用水沾濕,用水則揮發更快、更乾燥。

清潔鼻孔不要用棉籤,要用溫水毛巾,先把鼻孔敷濕,再用溫水毛巾直接擦。

膠布貼久了,也會形成壓瘡(即褥瘡)。

手腳有皮脂腺,要每天用熱水泡一泡,並把每根趾頭都搓乾淨。
    2.環境:
     
長期臥病的病人,皮膚很脆弱,床單若不平整,即使是一點摺痕,都會造成褥瘡。所以預防褥瘡的方法,是隨時保持床單的平整。已得褥瘡的病人,要睡羊毛墊或脂肪墊。

任何菌對健康的人都沒有傷害,但任何平常的菌,對末期病人都是感染的來源。病人的床舖上,要盡量保持清潔,連頭髮、角皮屑都不要有。
    3.活動:
       
     

若病人無法自己活動,則需由照顧者提供協助,做被動運動。

   
  (2) 常見症狀及處理
   
癌末病患症狀最難處理的地方,在於他通常不智工培訓課程的部份服務義工菩薩。

是單一症狀,大多同時好幾種症狀,其中任何一種未治癒,其他症狀便加劇,癒值愈低。

疼痛症狀,表示病患的身體存在、疼痛存在、恐懼存在。

疼痛是多因性,要了解其疼痛的原因。

嗎啡若用得好,不用高計量即可止痛,若用不對,再大劑量亦不能止痛。

疼痛控制不是等他疼痛發作才用,所以常用皮下注射,可維持血液濃度的穩定。若腸胃道有問題,可用長效性口服止痛。
若完全無法口服,可用貼片。若用靜脈注射,雖效果快速,但無持續性。

使用止痛劑後,半小時要評估疼痛症狀是否減緩。

便祕位置不同,處理方式亦不同。若在直腸末端,用少量灌腸;若在直腸上端,用大量灌腸;若在結腸,則要上下(口服與灌腸)同時作用。

腹部按摩,依順時針方向,從臍下的小腸開始,向右到升結腸,到上方之上結腸,再向左到降結腸,最後至下方直腸。按摩不是輕按,要有深度的按摩。

呼吸困難的處理方式:嗎啡和鎮定藥物一定要用。

水腫:末期病人的藥物無法代謝,會引起全身水腫。

淋巴水腫的現象:壓下會凹陷,不會復原;因壓迫到腹股溝,故大腿腫,甚至陰囊腫。(一般水腫是從腳背到腳踝,漸漸才到小腿,不會到大腿。)

失眠:病患可能睡眠時間很久,但無法進入深度睡眠期,故醒時仍很疲累。
  (3) 瀕死照顧
   


最後階段,指臨終前24、48、或72小時。

最後幾個小時,吞咽能力會消失。

瀕死病人若出現幻覺,我們不可抹煞它,要同理他,並陪他一起走下去。

從臨終病人的煩燥不安度,可以看出病人的一生。若很有修持、涵養很好的人,不安度很低,甚至不用安寧療護都很安祥。若脾氣不好的,即使最高劑量的鎮定劑,也無法緩和。

嘎嘎聲:瀕死者肺部分泌物無法吞下,在喉頭隨呼吸上下,但不是痰,抽痰抽不到。但家屬會以為是痰,要求抽痰,此時必須依要求而抽痰,否則會被誤以為因痰窒息而死。若出現此嘎嘎聲,很難再撐過48小時。

臨死覺知:瀕死者會回歸到嬰兒期,會尋求安全庇護。所以當他表示要回家時,即要評估,是真正要回他的家,還是要回生命的家,或是在尋求安全感。

  (4) 遺體護理
     
   

遺體護理的基本原則:要把他當作活的人,在過程當中,持續和他說話。也可帶著家屬和他講,把平時不敢講的發洩出來,減少未來的遺憾,也可以減緩哀傷期的哀傷。

     
〈七〉癌末家屬之幽谷伴行∼淺談悲傷輔導
主講者:李閏華社工師
 
悲傷:對喪親的心理與情緒性反應。

喪親:失去與他人的依附關係的情境。

依附:對他人強烈保持緊密連接交互的傾向。

依附理論:我們不斷在建立新的關係,也不斷失去關係。

預期性悲傷:對預期性喪親的心理與情緒性反應。

悲傷的表現:內射—自責、愧疚;外射—憤怒。

有些人一直沈陷於悲傷之中,是為了害怕悲傷消失之後,依附關係也消失。但事實並非如此。

悲傷的情緒與行為,都是正常的表現。所以,給情緒一個流暢的空間,對每一種情緒都能察覺和接納,每一種情緒也都可以充分地去經驗及適度表露,但不要長時間耽溺於任何一種情緒之中,而排斥其他的。

面對悲傷的家屬,不要用以下的話:別難過、別哭、要堅強、要勇敢、時間久了就沒事了、人生就是這樣、以後會更好、忙一忙就忘了痛苦……。要以正面的話來代替:辛苦了、難過是自然的、哭出來會好一點、他還在我們心中、這是一個困難的時刻……。

當家屬悲傷時,不用太多言詞,只要默默陪他掉眼淚。也不要急著遞衛生紙,這樣會讓他有羞愧感;要等他自己找衛生紙時再遞給他。

為療傷做好基礎:唯有真正經歷過悲傷,才能找到解脫之路。你的悲傷,才是最沈痛的傷痛。傷心也是一份艱辛的工作。單憑一己之力,無法有效撫慰你的傷痛。

療傷止痛的方法:
    1.給自己一些時間,允許自己處在正常的悲傷情緒中;
    2.了解自己的環境中所擁有的支持與資源;
    3.找到安全的方式和場合,與他人分享自己的悲傷,分享可以降低孤單與焦慮,也是照顧自己與他人可以同時發揮效用的支持方法;
    4.處於不合宜的環境時,可以告訴他人自己需要獨處;
    5.了解自己傷慟的根源或特定的主題,並找到可以協助自己的人;
    6.和其他家人朋友共同回憶及分享,整理逝者對自己的意義;
    7.藉由適度的運動或休閒方式,放鬆自己的身心;
    8.特定節日或夜深人靜難以入眠時,發展一些方法,因應哀悼的時間和空間,如在心裡對他講話、寫信、到墓地哀悼等;
    9.無法表達的潛藏感情,需要找到解決或宣洩的管道;
    10.保持正常的飲食。
  不適當的方法:
    1.很快找尋替代的人事物作為轉移;
    2.告訴自己要堅強、要勇敢,避免觸及自己脆弱的一面;
    3.認為獨自傷心是唯一的選擇;
    4.認為時間可以治療一切;
    5.不允許自己哭泣;
    6.用忙碌來麻痺自己;
    7.用傷害自己的方式,以彌補失落的空虛,或用以取代失去親人的痛苦。
     
〈八〉臨終病人之心理需求及照顧
   
主講者:陳坤虎心理師
  (1) 臨終病患的心理需求
   

需求:瞭解需求是滿足需求的第一步。瞭解一般人的需求是瞭解病人需求的起點。

需求階層理論: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會需求、尊嚴需求、自我實現。

中國人的社會需求,大於安全需求。因為外國社會是夫妻軸,中國社會是親子軸。

我們去關懷病患時,和病患面對面,這時是人與人互動,而不是以我們的背景知識和他互動,所以不要直接以這些需求理論去分析他,不要忘了他是一個人,就在面前。
不要把病人當「病人」,他仍然是個「人」。

自我實現:有些人在癌末時,靈性特別高,能專心一致從事宗教修持。一般以為癌末病人很脆弱,很需要別人照顧,但事實上,有些癌末病人,會反過來照顧別人。此即自我實現。

每個病人都是我們的老師,甚至每個病都是我們的老師。

我們要學著去看每個人的可愛處,看人性的光輝面。乃至在他生氣時,亦可發現他生氣的可愛。

人和人有互動的需要,被關心、被了解。但全世界有四十億人口在晚上是抱著孤獨入眠。

死亡是通向「本真」存在的唯一途徑。面臨死亡的存在,使所有現世的東西都喪失掉原有的價值,此時人才能定下來,嚴肅思考存在的本質,而去追求「本真」的存在狀態。

  (2) 癌末病患的心理需求之照顧
    面對癌末病患及家屬,我們實在不能為他們做什麼。

人到末期時,有被生命統整的需要。人生如拼圖,聆聽他講,他會自己把自己一生拼成完整的圖案,此稱為「緬懷關懷」。此時他會發現自己生命拼圖中所缺少的一塊,想辦法去補足,而成圓滿的圖,則即使死亦無憾,即是善終。

心理需求之照顧:缺什麼,給什麼;少什麼,給什麼;有什麼,維持什麼。

協助他們建立支持系統:情緒支持、尊重支持、實質支持、資訊支持、網絡支持。

晤談五階段:建立關係和結構化、定義問題、界定目標、探索其他可能的選擇、類化日常生活。

以陪伴、支持、身體接觸(如握手)等方式,建立和病患的關係。陪伴有時比解決問題更重要。

要對病患傳佛法之前,要先和他建立關係。建立關係依附於互動模式,相互了解,相互接受,顧及其需求及自尊,或者「結構化」。

病人的尊嚴需求及面子非常重要。

服務別人之前,要先照顧好自己,先儲存能量,再去照顧別人,則品質必然會提高。儲存能量要先讓心平靜下來,若遇到挫折時,先離開工作,去看看天空、看看樹葉。

晤談的態度:瞭解性的同理、無條件的接納、真誠。無條件的接納是態度上的接納,而不是接納其行為。

晤談的技巧:傾聽、開放式提問、重複對方所說的結尾、回應自己聽的是否正確、澄清、沈默、「假如……」、摘要。

不要害怕沈默。當病人講了一段話之後突然沈默時,可能是他在想該如何講,或其內心情緒翻騰。此時我們要給他一點時間,不要急著找話題。
     
〈九〉臨終病患家屬之需要及照顧
 
主講者:蘇逸玲督導長
  (1) 對臨終的觀念
    蘇督導長首先以其親見的兩則接受臨終關懷與助念的案例,見證了這種方式不僅是對亡者的關懷,也是滿足了家屬的心理需求及照顧,並且證明了「臨終者是我們的老師,他為我們示範了人生的每一種可能」這個觀念。

死亡的經驗是每個人共同的經驗,我們都會有這樣的一天。

死亡留下最大的禮物,是教導我們了解死亡,並從承受分離的痛苦之中,提昇自我內在的力量,肯定生命的價值,繼續活下去。
     
  (2) 臨終病患家屬的反應
    病情告知的原則:癌症,一定要讓患者知道;愛滋病,患者最先告知,家屬最後知道。

善終要靠平常的累積—清淨心、減低欲望、念佛。

面對生活模式的改變,就要讓自己變得更提昇,盡自己的力量去回饋社會,這樣才是從臨終者得到學習。

當親友的互動受到限制時,可以化被動為主動,去突破限制。
     
  (3) 協助家屬學習照顧臨終者
    臨終是生命回顧歷程的階段。臨終者最怕孤單,最需要人性關懷、真誠對待與陪伴。

真誠的表現:比如倒茶時,腰要彎一點,頭要傾一點,臉要笑一點,一手搭在病患背上,一手持茶杯送到他嘴邊,一面和他說話。

按摩:老人及病患皮膚較乾燥,按摩時要用乳液,保持皮膚的濕潤。
     
  (4) 為臨終者說法和助念
    生死的過程,是學習的過程。

要讓臨終者能專心聽導示、念佛、一心不亂,必須先解除其生理上的疼痛。若還不到死亡症狀,則必須使用人工呼吸器、止痛劑等。
     
  (5) 家屬的哀傷處理
    安撫家屬時,不要說「節哀」等話,要以正面的言語取代,比如祝福亡者往生淨土。但需視家屬心情,若他已很悲痛,則沈默陪伴是最好的支持方式。

當思念亡故的親人時,提起一念:他在遠方,好像出國去了,好像辦了移民,我祝福他;他先去,我隨後也會到。若太過悲痛時,以快速念佛對治之。
     
  (6) 預立遺囑
    遺囑範例可參考《遺愛手冊》。遺囑應分為三份:1.DNR。2.助念、採用佛教儀式。3.遺產與財務處理。
     
  (7) 癌症的預防
    不要熬夜。

常微笑,微笑可使交感神經興奮,影響內分泌,免疫力增強,刺激淋巴系統。負面情緒會令胃上的迷走神經興奮,壓縮胃部,分泌胃酸。

高血壓患者,睡前可以海鹽泡腳。
     
〈十〉影片欣賞—最後的禮物
   
主講者:王浴護理長
 
最後一堂課,王護理長再次以「大病人」影片的經典片段,及四集「最後的禮物」影片,做為整個課程的總回顧及總結。
 
回華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