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敏 .慧華金剛上師開示錄: 光明 (下)

問:在禪定中,觀想什麼比較好?
師:你修到那裡?禪坐時你定在哪裡?
弟:定在心裡,心中放光。
師:那就定在光明體性上。你放光是放到那裡呢?
弟:就是整個心放光,照在這個身上,然後身體發光。
師:慢慢可以把光的範圍擴大然後更進一步,放光上供諸佛,承諸佛回光,我們就把這個光明收攝回來,這時要觀想諸佛的功德、智慧,也隨著光明收到自心,自己就具足了諸佛的功德、智慧和一切力用。然後第二次放光,遍度眾生令眾生都成佛。那麼同樣是放光,就具足了上供諸佛、下度眾生的無盡功德。令一切的眾生都化成佛之後,可以更進一步,再觀自他都化為光明,那自己就安住在這光明體性中,這就叫「明空大定」。


問:修法當中,為什麼有觀想光明的方法,豈不是有相嗎?
師:這「法界光明」非世間相,乃「自性妙相」,畢竟連光亦空。但是為什麼我們學密的,先要觀想光明?只因眾生修無上部密法,若無物可依止,則不易安住,所以教導觀想一片光明,且安
住於光明本體中,比較容易契入。這雖也是方便法門,但在密乘裡,已是高深的方便了,也是果位證量的修持法。


問:安住本體中,是否仍須觀光明?
師:法界光明,乃是報身境界,直觀體性則是法身境界,琣簉撽吽A光明自顯。


問:安住在光明中,就算是報身境界嗎?
師:這是修途的觀想法,真正要證到報身的境界,就須一天到晚、一年到頭,由劫到劫,都是光明遍照。偶然一見,絕非報身(自受用身)境界。


問:那只是不小心見到的嗎?
師:不是不小心。當我們的「見」不染六塵,不住空有,常住體性,自然就會見到。如果我們一天到晚都住著六塵時,就絕對不會見到。


問:安住於自性之「光明」,是否肉眼可見?
師:自性光明原本無相,是看不到的。凡肉眼可見之光,皆非最究竟的自性光明。故無論看到任何光明現前,都只是修途上的里程碑,了知均為內光外現,皆不可執著。


問:何謂「母光明」與「子光明」?
師:自性光明為「母光明」,法界光明為「子光明」。因為法界一切佛、眾生、剎土、光明等等,皆自性本具,體性所顯,因此自性本有光明為「母光明」。通常在修時中偶爾顯現的一點光 明或一片光明,這只是五智巾某一智略顯的初步現象,乃屬八識幻跡,並非真智。真智是恆常現前的。


問:是否當觀自心光明與法界光明打成一片?
師:觀自性明點昇空,自然與法界光明打成一片。


問:心法中有覾想自身光明放大遍法界之觀,是否修持功力不夠即無法做到?
師:光明並非一定要看到,只是隨念而放,念就到那裡。因此,輕鬆地觀想,心念遍法界,光明亦能普及十法界一切剎土。但於法界觀,應先了解熟悉。如其力未充,即難實證。


問:修「光明定」時,為何仍有煩惱妄念?
師:住於光明空性,已無我人,故無煩惱、若仍有妄念,則尚未泯「我」,乃修持者尚未契入的現象。

問:法界光明是什麼色?
師:法界光明當觀天藍色。


問:法界光明若為天藍色,那空亦有顏色嗎?
師:空性本體無色,本淨光明即微帶天藍色,如無雲晴空。


問:五佛五智,中央是白色或天藍色?
師:佛部中央為白色,東方為藍


問:五佛智慧,足否仍屬度生所顯之方便?
師:因眾生有五毒,諸佛才現五智度之。


問:那究竟當為何色?
師:究竟無色,如幻現五色。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