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念祖居士《耳根圓通章舉要》節錄(一)

 

【我於彼佛發菩提心】

菩提,是印度話,它的含意就是覺悟。所以發菩提心就是發了徹底覺悟的心,也即是具有大智慧、大慈悲、大願力的心,願共一切眾生究竟覺悟的心。這個覺有三個意思:一個是本覺,一個是始覺,一個是究竟覺,所以三覺一齊圓滿才成佛。本覺就是人人本有的本體,也就稱為本心、妙明真心,也就是你的自性,也就是你的法身,這個稱為本覺,是人人所本有的。但你不知,就像自己有顆寶珠藏在衣服裡頭,你不知道,自己以為是個窮漢,可是無價寶珠在身上,自己不知道。這是本覺。當你發起一念背塵合覺之心,要恢復本來,以達到究竟覺悟,這就是始覺了,你開始覺悟了。所人我們如果有了這樣的心,精勤去修,始覺就開始在放光。始覺應合乎本覺,如珠放光,其光首先照亮了珠的本體,這就是始覺合本。以後達於究竟圓滿,就是究竟覺。這三個覺都圓滿,就稱為佛。所以發菩提心,就是要發這樣一個心,依始覺的智慧,繼續發心,勤求究竟覺,即是發菩提心。

菩提心就是《起信論》的三心。一個是直心,直心是「正念真如法」。不落二邊稱為正念,在正念中以智慧來觀照真如,就是正念真如的直心。如,就是相如,當然要有兩個才能說如,所以它不是一;既然如了,彼此就是一樣,一樣就不異。所以「如」是既不一又不異,言語就不能及,思想也不能及。所以正念真如,這個直心是不容易生起的。直心就是大智慧心。第二個是深心,就是要「樂修一切諸善行故」,諸善奉行,就是對於世出世間、自覺覺他一切眾善,都要愛樂奉行。第三個就是大悲心,大慈大悲,要拔一切眾生的苦,對於一切眾生的苦,我們都不分冤親平等對待給拔除。

觀世音菩薩發的這個菩提心,也就是「心佛眾生三無差別」的心。心跟佛跟眾生這三方面沒有差別。所以後來觀音成道之後,就跟十方諸佛同一慈力,和一切眾生同一悲仰,既同於諸佛,又同於眾生,就是心、佛跟眾生,他三個都無差別。發的是這個心,得的果也是這樣的果。

【彼佛教我從聞思修入三摩地】

這個聞慧,是指耳根的聞性,是你的耳根能聞的本性。人人都有自性,但是為什麼單說聞性,不說別的呢?不說「知」、不說「見」,而說聞呢?就因為眾生耳根最利。我們從耳根入門,容易明白自己的本心,見自己的本性。此處的聞慧,是指從耳根聞性,生出始覺的智慧,不再去馳求耳外的音聲,而是返轉回來注聽自耳能聞的自性。「思」也不是一般的思惟,而是離開一切想念的,用正的智慧來觀察能聞的自性,追究一下能聞的是誰呀?有人念佛,問念佛的是誰呀?現在追究一下能聞的是誰呀?這就是思慧。念念都是返回到自己,即所謂返聞自性,念念返觀,始覺合本,發明本來心地的原有風光,這才是修慧。由此聞思修三慧,入三摩地,即入首楞嚴大定。

首楞嚴之義為「一切事究竟堅固」,憨山大師說此即一心之異稱,所以首楞嚴即一心,一心生萬法,而「一切無如心真實」,於是一切事即一切法,即是一心,自然就究竟堅固了矣。古德謂為「徹法底源,無動無搖」,也正是此義。

首楞嚴大定,大定是沒有什麼叫出定、沒有什麼叫入定,大定無出入。這個大定有兩個殊勝之義:一是圓定,不是一般只是自心不動,而是統攝萬法,成一定體。「日月經天而不動,江河競注而不流」,乃成「一切事究竟堅固」之大定。成與壞、生與滅,無不究竟堅固,才是圓定。二、妙定,本性自具,不假修成,縱在迷位,其體如故,故稱妙定。所以於心性外,另用工夫所得之定,都不是妙定。如合以上圓妙兩義,就是首楞嚴王三昧,也稱首楞嚴大定,也即是經中所說的「三摩地」。

但是這個定和慧是不二的。這個三摩地從修到證,最後寂滅現前,證入圓通,即是「入三摩地」了。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