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敏慧華金剛上師開示錄:一心三觀(上)

 

問:如何破我執、法執、以及俱生我法二執?

師:一切執著,皆因一念不覺、無明流轉而起。是故欲破除執著之最上乘修法,乃為直破無明。無明一破,執著即消。依體性法、般若波羅蜜多法、自心明月觀法、無上部密法等而修持,都能直破無明。又修假觀,泯色身之我,破我執;修空觀,泯思想之我,破法執;修中觀,空幻一如,泯虛空之我,破俱生我執;修中觀,空有雙超,泯光明之我,破俱生法執。

問:既然生死根本是無明,如何才能將無明破除?

師:不住六塵、不住空有,便能直破無明。

問:何謂「三觀」?

師:三觀即假觀、空觀、與中觀。假觀即對外界一切有相物質不染,了知一切法畢竟歸空。空觀即對內心之思想、識執,皆不住著,了知過、現、未三心不可得。中觀為外不住六塵、內不住空有之中道境界。

問:何謂「入佛境界」?

師:在修途而言,《圓覺經》中所說「一心三觀」,即是入佛境界之門,亦即「即空、即假、即中」。實則如來境界,即是「念念不染六塵,更起大悲普度眾生,而不住相」。以一心三觀而言:念念與本體相應,念念不染六塵,即是「空觀」;更起大悲度脫三界六道之有情,即是「假觀」;實無一眾生可度,亦即空假皆不住,即是「中觀」,亦即是入佛之境界。譬如持咒,能持之心本來空寂,便是「空觀」;自心咒字如幻放光度六道眾生,便是「假觀」;空假皆不住,三輪體空,如幻而度,度盡眾生而無一眾生可度,便是「中觀」。由此可知,本門心法,無一不與佛境界相應。僅修心法,便可「入佛境界」,實證十方圓融,一多互攝,應化無方,神變無礙。

問:何謂「不愛不惡而分別之」?

師:例如我手持毛巾,既不愛之,亦不惡之,但分別乾溼、質料顏色。雖不愛不惡,卻有分別,仍為六識對外境之分別攀緣,而落生滅。應「不分別、不愛惡、不取捨」,方轉識成智。

問:如何才能「分別一切法,不起分別想」?

師:深住體性,雖分別一切法,而實無分別想。

問:平常是否應當以「分別一切法,不作分別想」作為修行方式?

師:就體性立場而言,十方三世一切法,無非法爾本然,以妄想分別原是真心故。倘更作分別之想,即是頭上安頭,彌增顛倒。又所謂「分別一切法,不作分別想」,乃是證到本來者,再任運度生之心境。若真能如是任運,則心心合道,念念歸真。然在修途之行者,則須於一切法不起分別,觀一切相如幻、一切念本空,空幻一如,乃至空有雙超,方能實證本體。

問:師父曾開示:「要如幻而修。」弟子不太明瞭如何修,請師父進一步開示。

師:以如幻之身,修如幻之法,度如幻之眾生。菩薩憐憫眾生不達如幻,而枉受種種痛苦,故悲心反更真切,要令法界一切有情皆了達如幻,脫離生死苦惱。

至於如幻而修,以施食為例,當自成觀音而供施,觀身心如水月,如幻地召請法界如幻有情,如幻施給種種飲食、臥具、衣物等等,乃至以佛法如幻法施,令彼安樂,如幻成就,此即為如幻觀修。

《圓覺經》云:「圓覺普照,寂滅無二,於中百千萬億阿僧祇不可說恆河沙諸佛世界,猶如空華,亂起亂滅,不即不離,無縛無脫,始知眾生本來成佛,生死涅槃猶如昨夢。」故於究竟,一切世出世間法,悉皆如幻,一切眾生畢竟成如如之佛。

既知恆沙佛世界,悉皆如幻,則我們修法、及對世間種種追逐,當然是幻。若能如是了悟,則對世間一切自然不執著。猶如看電視,曉了劇情是幻,而不致沈迷於劇中之榮辱得失,而起執著、愛憎,對一切人生之驚濤駭浪,亦均能泰然處之。雖日常生活之種種感官覺受與思想,彷彿真實,但真實證悟者,自然明白自身是幻,世間亦幻,乃至能修之我、所修之法、能度之眾生,悉皆如幻,猶如昨夢。

問:何以修法中,常提到觀一切相,應如水月?

師:因一切有相之情世界、器世界,乃至無相之心念,無不如水中月、空中虹,如幻而現,並非真實;亦如鏡中花、夢中影,不可把捉。如是觀修,是要你不住一切相、一切念,了知一切皆如幻而現。

問:如幻而觀,是否馬馬虎虎觀之即可?

師:塵境識執當如幻,度生仍應清清楚楚,不可馬虎。例如觀月光遍滿法界度生,則應清楚觀想每一道光射入眾生身心,令成本尊,或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度化之。

問:修假觀時,觀一切如夢如幻,則於利他悲心不易生起,該如何?

師:知一切眾生曾為自己父母,即可生起悲心。雖然眾生如幻,但眾生自己不知是幻,故應念念設法度夢幻中之父母,令他醒悟,自知是幻,而不再輪迴。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