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敏慧華金剛上師開示錄:自證與度生(下)

 

(續上期)諸位現在修持的目標,須先證到體性之「體」。就如人一樣,先有身體,才能有種種思想、行為。證到體性之體,才能由體再起種種度生大用。而證悟體性本體,最直接的方法,是以我們的念,總是去觀想宇宙的大空,想體性不動,恆寂恆照。此謂之返聞。我們說宇宙的大空像體性,而不說宇宙的大空是體性,因為宇宙的空沒有覺,而體性則如蓮師所開示,乃是「覺與空合」。何謂覺與空合?即將自己的念(覺)去觀想宇宙的大空,並住於如空一般的常住不動。在修途中,此乃返聞自性之殊勝方便,依之而修,可破除我執。因為眾生無始以來,所以不能出離生死,只因有我,只因念念想到的都是自己,所以我執永不能破。如今我們將腦子扭轉來,將原先想自己的念,一直去想宇宙的空寂,因空寂中無我執可依附處。如是久久,忽然之間,忘掉了主觀的我和客觀的空,當下同破我法二執,而契入本來。何其容易!何其直接!菩薩不起於座,而成正覺。此法名「大空三昧」。

但要想至此,亦須福德、智德兼備,才能到此境地。故於平時修持之餘暇,仍要盡量做種種功德,以圓滿福智二資糧。

我且再舉一自身之經驗:我曾在定中忘了自身,而契入體性光明,其中無時間、無空間、無中邊、無能所,唯有絕待清淨不動。不知過了多久,忽起一念,心想:自己既已如此光明遍滿,不知原來的色身何在?於是就在虛空中看到自己的色身正在禪坐。當我看到自己色身時,覺得就像見到路邊的一片瓦礫一樣,十分冷漠,對自己的色身無絲毫情感,色身與自己的心根本毫無連繫。我舉此例,是要諸位了解:當證到法性身時,了見一切眾生是幻,一切淨土、穢土,種種世間,莫不是夢,真正的體性,非言語可說、非思想可到、非根塵可及;而此時對色身之感覺,甚至不及路邊一片瓦礫磚石。我們又何必要為此色身作種種謀求、造種種輪迴之業?

問:師父原已契入無時間、無能所之狀態,而忽然念起,見到自己的色身,請問師父:當時證到的是經典上所說的意生身,還是密法中所指的幻身?

師:當時所證是體性身,體性身雖假名為身,實無身相可得,亦無中邊、無方所、無來去,唯有明空遍滿。到此境界,很多修行人都無所適從。但圓覺宗弟子,平日時時觀修心光遍滿虛空法界,體性現前時,正可以認證。

問:這境界是否與臨終法性光明現前相同?

師:是相同境界。但對一般人而言,臨終光明剎那即過;徹證體性的明空,則是光明恆久常住。此為其差異處。

問:當時師父是由較高之虛空中看到自己色身在禪坐嗎?

師:當時並無空間之高下可言,「見」到自己色身正在禪坐,並非以肉眼見,而是以「心眼」見。

問:是否一定要離開色身,才能返觀色身?

師:此中無是無非,無離無合。當住於此身時,身心似有關聯,但證到體性時,便明白真心與色身實不相繫屬。

問:此無中邊、無方所、無來去之體性身,是否即為法身?

師:是的。但這是初證,之後仍須漸除習氣、分破無明。蓋理即頓悟,事次第盡。

問:住於體性身如何出定?

師:深住體性大定無念,只存覺體;起念即自然出定矣。修行要時時觀住於體性,無相而能現一切相、不動而遍滿。時時如是安住,即能證到體性。即使已證體性,仍須時時安住,將住於體性的時間延長、再延長,直至證到不動地,出入無礙。而若是在修持途中,當依法本所示之方法出定。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