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悟禪師開示輯要

 

淨宗要旨

徹悟禪師,諱際醒,字徹悟,一字訥堂,號夢東,生於清乾隆六年。二十八歲得禪宗臨濟門下三十六世衣缽,駐錫廣通,率眾參禪,聲馳南北。中歲棲心淨土,駐覺生寺,蓮風大扇。晚歲退歸京北紅螺山,以期終歲,眾心歸仰,復成叢林,海內每稱淨土門庭,無不首推紅螺。嘉慶十五年示寂,世壽七十。

※一切法門,以明心為要;一切行門,以淨心為要。然則明心之要,無如念佛,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不假方便,自得心開,如此,念佛非明心之要乎?復次,淨心之要,亦無如念佛,一念相應一念佛,念念相應念念佛,清珠下於濁水,濁水不得不清,佛號投於亂心,亂心不得不佛,如此,念佛非淨心之要乎?一句佛號,俱攝悟修兩門之要,舉悟則信在其中,舉修則證在其中,信解修證俱攝,大小諸乘一切諸經之要,罄無不盡,然則一句彌陀,非至要之道乎?

※淨土門中,以願為最。凡有願者,終必能滿。真能發願,則信在其中;信願既真,行不期起而自起。是故信願行三種資糧,唯一願字盡之矣。

※「真為生死,發菩提心;以深信願,持佛名號」十六字,為念佛法門一大綱宗。

※若真為生死之心不發,一切開示,皆為戲論。世間一切重苦,無過生死,生死不了,生死死生、生生死死,出一胞胎、入一胞胎,捨一皮袋、取一皮袋,苦已不堪。況輪迴未出,難免墮落,豬胞胎、狗胞胎,何所不鑽?驢皮袋、馬皮袋,何所不取?此個人身,最為難得,最易打失,一念之差,便入惡趣。三途易入而難出,地獄時長而苦重。七佛以來,猶為蟻子;八萬劫後,未脫鴿身。畜道時長已極,鬼獄時長尤倍。久經長劫,何了何休?萬苦交煎,無歸無救。每一言及,衣毛卓豎;時一念及,五內如焚。是故即今痛念生死,皆應出離。

※彼等與我,本同一體,皆是多生父母,未來諸佛,若不念普度,唯求自利,則於理有所虧,心有未安。況大心不發,則外不能感通諸佛,內不能契合本性,上不能圓成佛道,下不能廣利群生。無始恩愛,何以解脫;無始冤愆,何以解釋?積劫罪業,難以懺除;積劫善根,難以成熟。隨所修行,多諸障緣;縱有所成,終墮偏小。故須稱性發大菩提心也。

※然大心既發,應修大行。而於一切行門之中,求其最易下手、最易成就、至極穩當、至極圓頓者,則無如「以深信願持佛名號」矣。所謂深信者,釋迦如來梵音聲相,決無誑語;彌陀世尊大慈悲心,決無虛願。且以念佛求生之因,必感見佛往生之果,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響必應聲,影必隨形,因不棄果,果無浪得,此可不待問佛而能自信者也。況吾人現前一念心性,全真成妄,全妄即真,終日隨緣,終日不變,橫遍豎窮,當體無外,彌陀淨土,總在其中。以我具佛之心,念我心具之佛,豈我心具之佛,而不應我具佛之心耶?往生傳載臨終瑞相,班班列列,豈欺我哉?如此信已,願樂自切。以彼土之樂,回觀娑婆之苦,厭離自深,如離廁坑,如出牢獄;以娑婆之苦,遙觀彼土之樂,欣樂自切,如歸故鄉,如奔寶所。總之,如渴思飲,如饑思食,如病苦之思良藥,如嬰兒之思慈母,如避冤家之持刀相迫,如墮水火而急求救援。果能如此懇切,一切境緣,莫能引轉矣。然後以此信願之心,執持名號,持一聲是一九蓮種子,今一句是一往生正因。直須心心相續,念念無差,唯專唯勤,無雜無間,愈久愈堅,轉持轉切。久之久之,自成片段,入一心不亂矣。誠然如此,若不往生者,釋迦如來便為誑語,彌陀世尊便為虛願,有是理乎哉?

※一、真為生死,發菩提心,是學道通途。

二、以深信願,持佛名號,為淨土正宗。

三、以攝心專注而念,為下手方便。

四、以折伏現行煩惱,為修心要務。

五、以堅持四重戒法,為入道根本。

六、以不厭種種苦行,為修道助緣。

七、以一心不亂,為淨土歸宿。

八、以種種靈瑞,為往生證驗。

此八種事,各宜痛講。修淨業者,不可不知也。

回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