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密宗
 
密宗又稱金剛乘,乃佛法中,以眾生因位,而由諸佛果地起修之特殊法門。因諸佛果地,深密難思,十地菩薩尚難測其境,故稱「密宗」;又其修持,以三密相應為本旨,轉眾生之三業成本尊之三密,故稱「密宗」。而諸佛果地覺,即眾生因地心,因果非異,此心清淨、堅固、不動,惑業無明所不能壞,喻為金剛,故稱「金剛乘」;又其教法,能速登覺地,如金剛之堅利,破無明煩惑,無所不摧,故稱「金剛乘」。
 

此宗法門深妙,能令眾生即此凡身,證成佛果,不歷三祇大劫,速超十地階位。

 
密宗之起源
 
密宗(尤其舊派藏密)以「九乘」判釋一切佛法:聲聞乘、緣覺乘、菩薩乘,此三為顯教三乘;事乘、行乘、瑜伽乘,此三為外密三乘;瑪哈瑜伽乘、阿努瑜伽乘、阿底瑜伽乘,此三為內密三乘(新派藏密將內密乘統稱為「無上密」)。其中,內密由法身普賢王如來傳下,外密則由報身金剛薩埵傳下,顯教則由化身釋迦牟尼佛傳下。
 
至於娑婆世界之密法,乃釋迦牟尼佛初成正覺,於初七日安住正定,獨享法樂;次二、三七日對諸內眷屬等,宣說密乘;次四七至七七日,向法身大士宣說華嚴。以非具器眾生,不見不聞,故小乘說佛成道四十九日內獨享法樂,華嚴宗說佛成道二十一日內獨享法樂。實則密法乃釋迦世尊初成正覺,最初宣說之最勝妙法。但以眾生根器未熟,故未得流通。釋尊乃將一切密法,咐囑金剛手菩薩,由其護持流通。至公元八世紀,眾生根器漸熟,密法乃日益興盛。
 
密宗之流傳
 
唐朝時,有善無畏、金剛智、不空等印度密宗阿闍黎,來到中土,弘傳密法,稱為唐密。不空三藏傳漢人惠果阿闍黎,惠果傳日本人空海大師,中國之唐密傳承遂告斷絕。空海將密乘傳回日本,遂發展成今日之東密與台密。民國初年,有多位佛教大德,前往日本學習東密,其大成者,如馮達庵、持松、王弘願等阿闍黎,將東密傳回中土,故東密一度於中土復興。然僅如曇花一現,隨復凋零。
 
較不空三藏稍晚,有印度大成就者蓮華生大士,受藏王赤松德贊之請,至西藏弘傳密法,奠定密宗在西藏發展之根基,此派稱為「寧瑪巴」(舊派)。至十一世紀,又由印度傳入諸多密宗傳承,其大者如噶舉巴、沙迦巴、與格魯巴,總稱新派。以上新舊諸宗,統稱為藏密。藏密與中國歷史發展,尤其與各朝代之皇室,一向有密切之關聯。至民國初年,以因緣聚會故,亦有多位藏密高級轉世活佛,如寧瑪巴之諾那呼圖克圖、噶舉巴之貢噶上師、格魯巴之班禪活佛等,來到中土弘傳密法,故藏密其時於中土亦曾盛極一時。其中亦多有傳承流下,於大陸、台灣、香港等地,廣弘密法。近二十年來,海外各地、各宗派之藏密上師,更不斷來到台灣弘法,目前密法之興盛,可謂已達空前之境地。
 
密宗與顯教之差別
 
釋迦牟尼佛傳下各種法門,無非為應眾生根性而設立。故佛法但為應機,並無高下。其最終目的,總為令眾生開示悟入佛知佛見,證得生佛平等之自性菩提心。
若言密宗與顯教之差別,約略可攝為以下三端:
 
一、 顯教為因地起修,從凡夫地修至佛地,需三大阿僧祇劫。密宗為果地起修,即凡夫身可至佛地,若外密乘則十六生,若內密乘則即生乃至最多三生,必可成就。其理為何?諾那活佛曾以瓶為喻:無明喻為瓶,眾生心喻瓶內空氣,佛心喻瓶外空氣。顯教之教法如布,以布磨瓶,故需累劫工夫,方可將瓶磨穿;密宗之教法如錘,以錘擊瓶,應聲而破,則眾生心與佛心當下融合,無二無別。
 
二、 顯教以法為重,其法皆載於經論流通,故為人師者,不必盡得成就,但解經教即可勝任。密宗以上師為重,因密法之修持口訣,皆由上師與弟子口耳相傳,不載文字,所謂口訣者,即歷代傳承上師修持成就之經驗也,故凡為上師者,必是大成就者,乃堪承當,而自諸佛以至歷代祖師之修持經驗與加持,皆匯歸到目前之上師身上,唯此上師乃能引導眾生令成正覺,故密法特重上師。又顯教之師徒關係,僅是一世;密宗之師弟關係,則自皈依後,直至成就,永無終盡。故密宗之皈依極嚴,非密宗根器者不傳。若按西藏規矩,必須師弟互審三年,上師審弟子是否為修密之根器,弟子審上師是否為具德之上師,互審無誤,乃可皈依。皈依後即須淨信其師,依其教授而修持,終生不二志,則必可成就。若未仔細觀察便行皈依,倘皈依到不具傳承之假上師,則即使其假上師極慈悲,弟子修持亦頗有靈驗,但因違犯根本密戒故,恐有死後師徒同墮金剛地獄之險。密法如利劍,武士執之,可殺怨敵;小兒執之,則將自傷。又如登山之小徑,有導者(具德上師)指引,可速登山頂,若無導者指引,則恐有墮崖之厄。
 
三、 顯教教法,大多以自證為主,少有度生方便。密宗之教法,除自證外,尚能起無邊度生之妙用。其深密處,須待親傳上師教授,及自身實修之證驗;其通途者,則有息、增、懷、降等四類方便法門。息者,外息災障,內息五毒;增者,外增福壽,內增智慧;懷者,外解怨敵,內解習氣;降者,外降外魔,內降心魔。總之,若能調伏自身無明,則具息增懷降種種功德;而對不能修心者,則以息增懷降等權法而為欲鉤,漸次導引其歸向修心正道。
 
密宗普傳之時代意義
 
藏密之開山祖師蓮華生大士曾預言:當鐵鳥騰空之時,密宗將興盛於世。此世紀初,飛機盤空之時,西藏以戰亂因緣,諸多上師逐漸流亡於外,藏密乃普傳於全世界,此正應驗蓮師之言,是亦密宗興盛之因緣時至矣。
 
一般而言,顯宗但能度化善根純熟之眾生,對剛強難化眾生,則唯有默擯而已。然密法於度化剛強難化者,則有多方便;對消災免難,亦頗多靈驗妙法。當今世界人心變易,感外境災難頻仍,正是密法教化之時機,故密宗之普傳於世,乃應機而來之緣起。
然蓮師亦預言,此時密法之興盛,乃如燈將滅時還復明,興盛之後,即將滅失,是亦眾生因緣使然耳。
 
附註:本門「圓覺宗」乃源於藏密寧瑪巴無上密之傳承,若欲了解寧瑪巴無上密之殊勝處,請參閱「圓覺傳承」及「深密法藏」(上師與歷代祖師開示錄)。